原标题:《永乐大典》中的广德方志佚文(一)

原标题:淮南市县方志考录(上)

原标题:对《全宋文•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一处改动的质疑

原标题:他乡之神:唐朝张王信仰传播切磋(二)

陈 骅

微信版第359期

《开封野史文化探究》微信版第243期

《平顶山野史知识研讨》微信版第207期

《永乐大典》是后晋永乐初年由政坛首辅解缙总编的特大型类书,现今虽残存八百余卷,但保留了大量亡佚的经典。《永乐大典方志辑佚》从残存《永乐大典》中辑录出失传已久的地点志,有九百余种,其中宋元及其在此以前方志约一百八十余种,此外七百余种亦均为古时候中期的地点志。仅从电子文档《永乐大典方志辑佚》pp.969~1079有的,即可查得马鞍山市领地的有《吉安志》《续大理志》《桐汭志》《桐汭新志》《广德军志》《泾川志》《泾城志》《宁国县志》《旌川志》等志。《桐汭志》与《桐汭新志》则是广德县在后礼拜三时所编的地点志,《广德军志》仅辑录一则,当也是明初在此之前的地点志,这几部志书早已亡佚。我在主编《广德县志(1978—2005)》时,未看到过《永乐大典方志辑佚》,遗憾的是不可能将涉广德的三部方志佚文编入《附录》中。

六安市县地点志考录(1949年以前)

对《全宋文•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一处变更的质疑

陈骅

日本首都辞书出版社、浙江教育出版社2006年一月第1版《全宋文》第58册收有《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一文,该文是后汉古文我们曾子固应广德军知军事朱寿昌之请,专为广德军所建的鼓角楼而写。文中录有“盖广德居吴之西疆,故障之墟,境大壤沃,食货富穣,人力有余,而狱讼赴诉,财贡输入,以县附宣,道路回阻,众不便民,历世久之。”(1)中州古籍出版社二零一零年四月第1版《唐宋名人文集•南丰先生集》,因系曾巩文集,也收录该文,文字与《全宋文》无异。(2)

研读《全宋文•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后,觉得所录“以县附宣,道路回阻”四个字,与曾子固所写原文有出入,也与诚实历史出入很大,故指出质疑。

校对古人文字是否有误,最可靠的点子莫过于查对初稿、原文。据《全宋文》标注,该文写于熙宁元年(1068)十1十月,距今已900多年。《唐宋有名气的人文集•曾子固集•前言》已说得很明白:曾子固“史载其‘能书’,却无片纸流传。”(3)故要想查对曾子固的原文,自是无法之事。那么,只能寻找与写作年代最相接近的文献记载。

明《永乐大典》存卷中尚收录《桐汭志》的一部分情节,所录诗文中即有周必大撰《重修谯门记》,文中写道:“广德为军,名隶江东,实邻浙西,素号乐土。熙宁丙申(元年,1068),守臣朱寿昌大修谯门,紫微南丰曾公为之记。”(4)“南丰曾公为之记”即指南丰先生《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重修谯门记》还写有“侯以予与其世父原伯、先君仲躬,同朝相善也,不远二千里,请记其事。惟南丰古文在前,娄(屡)谢不敢,而请益勤,姑为考众说之异而同识其岁月如此。庆元三年(1197)2月望日记。”(4)

美高梅4858com 1

两篇《记》文均写于孙吴,一为汉朝,一为后晋,写成作品之时间,相距近130年。事之巧合还在于,都是“不远二千里”之遥,邀请有名气的人撰写。故两篇《记》得以流传,应是合理之事。清乾隆《广东营志》云:“明嘉靖十三四年间(1534~1535),修《南畿志》时,尚引此志(指《桐汭志》),则其亡失当在《邹志》告成后也。”(5)(《邹志》是指邹守益于嘉靖五年纂写的《广亳州志》稿)。嘉靖十五年(1536)《广宝鸡志》在《邹志》基础上规范修成,成为现行留存最早的广德县志。该志收有《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6)
可以揣摸当是从《桐汭志》转录而来,由此也是最相近于南丰先生所写《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的初稿。

该《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没有上段引文的“以县附宣,道路回阻”六个字,有的只是“以县附于江南东路”
(6)七个字。我们在万历《志》中查到过一篇西楚夏思所写《广德重建鼓角楼记》,记的是明初重建鼓角楼事,但文中仍写有“治平间钱公辅、朱寿昌继守是邦,始营新门鼓角楼成。……载在曾南丰记中。”(7)
表达南丰先生《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影响之深。

对《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首作文字改动的是清•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广玉溪志》,该《志》将《嘉靖志》中“以县附于江南东路”三个字改为“以县属国,道路回阻”。
改动之一是将“以县附于”改为“以县殖民地”,“附庸”哪儿,未说。其二是去除“江南东”三字,添加“道……回阻”,并用大号字表达“旧志作以县附于江南东路,无道回阻三字”(8)作补充。小字表明刚刚反证了初稿写的就是“以县附于江南东路”的谜底,还原了稿子的诚实面目。添加的“道路回阻”,其所写与事实上境况并不合乎。若与《全宋文》、《南丰先生集》中所录该段文字相对照,表面上只相差一个字,附“庸”被改成了附“宣”,这一字之改,其意义却暗淡无光。“附庸”未确指附于哪个地点,尚可解释,而“附宣”则强烈将广德军改成属于三明总理,这违反了长时间以来的历史。清•光绪七年(1881)《广晋中志》,基本上所有采纳了清•乾隆《广南充志》的情节,惟在文字上作少许删简。

美高梅4858com 2

孙吴,广德地区与大同地区均属鄣郡;两汉时期,改为丹阳郡。其后,盘锦地带或属襄阳,或设为马湘潭郡,或设为宣州,蜀国设为宁国府。广德县于清代建安八年
(203)建县。公元
979年往日,归属地反复转移,时属丹阳郡、玉溪郡,时属潮州义兴郡,还曾以其地设为广梁郡、陈留郡,也曾属过江门,也属过宣州,同样还以其地设过桃州,又属过昇州江宁府,设过广德制置司,隶属关系转移频繁,只有部分时日配属过宣州(大同郡)。可想而知,广德地域与周口地区在行政隶属关系上真有点剪不断理还乱的场景。(9)

承平强国四年(979年)未来,广德所在与佳木斯地点在行政隶属关系又是一番圈圈。《宋史•地理志》载:“江宁府,开宝八年(975),平江南,复为升州节度。天禧二年(1018),升为建康军节度。旧领江南东路兵马钤辖。建炎元年(1127),为帅府。三年,复为建康府,统太平、宣、徽、广德。”“建康府路,统建康府、池、饶、宣、徽、太平州、广德军。温州初,复分东西,以建康府、池、饶、徽、宣、信、抚、太平州、广德、建昌军为江南东路。”“宁国府,本宣州晋中郡宁国军节度,乾道二年(1166)以孝宋潜邸升为府,七年(1171)魏惠宪王出镇置参知政事司马。……县六:开封、南陵、宁国、旌德、太平、泾。”“广德军,同下州。太平强国四年(979)以宣州广德县为军。……县二:广德,开宝(968—976)末,自江宁府隶宣州;建平,端拱元年(988)以郎步镇为县,来隶。”(10)即:广德设军后,与宁国府(安阳)同属建康府路,后同属江南东路,广德军与宁国府已无隶属关系。

美高梅4858com 3

《元史•地理志》载:“江东建康道肃政廉访司……宁国路,唐为宣州,又为晋中郡,又升宁国军。宋升宁国府。元至元十四年(1227)升宁国路。……领司一县六。录事司,旧设四厢,元至元十四年(1227)
废四厢创设。县六:周口、南陵、泾县、宁国、旌德、太平。”“江南诸道行里正台……广周口,唐初以绥安县置桃州,后废州改绥安为广德县,宋为广德军。元至元十四年(1227年)升为路。……领司一县二。录事司,县二:广德、建平。”广德路与宁囯路同等无隶属关系。(11)

《明史•地理志》载:“宁国府,元宁国府属江浙行省。太祖辛未年(1357)四月曰宁国府。辛卯年(1361)二月曰怀化府。戊申年(1366)一月曰宣州府。吴元年(1367)六月仍曰宁国府,领县六:南充、南陵、泾、宁国、旌德、太平。”“广眉山,元广德路属江浙行省。太祖辛未年(1356)九月曰广兴府。洪武四年(1371)十月曰广龙岩。十三年(1380)六月以州治广德县,省入直隶京师。”宁国府与广阳江,同属大阪,府、州间无隶属关系。(12)

《清史稿•地理志》载:“康熙元年,始分建山西为省治……宁国府,隶徽宁池太广道,明,宁国府属江南。顺治初因之,属江南左布政使司,康熙六年,分隶安徽省……领县六:十堰、宁国、泾、太平、旌德、南陵。”“广德直隶州,隶徽宁池太广道,明初广兴府,置县曰广阳,寻降州直隶江南。顺治初因之,属江南左布政使司,康熙六年,分隶陕西省……领县一:建平。”宁国府与广德直隶州里头不设有隶属关系。(13)

“民囯元年(1912),改州为县。三年(1914),划属湖州道。国民政坛创立,直属山西省政党。二十一年(1932)属大理首席司长。”
(14) 直到1932年,广德县才属吉安上位参谋长管辖。

足见,南梁成立仅20年,广德设军,行政上就不再隶属宣州。自东晋处暑强国四年(979)至民囯二十一年(1932),长达950多年,广通化(县)
与宁国府(宣州)行政上无隶属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起家后,广德县属皖南公民行政公署眉山专区。1952年属湖北省黄冈专区,1971年6月属黑龙江省常德地区。1980年一月属海南省扬州地区。2001年属广东省淮南市。(9)新中国起家后,广德县与梅州专区也有28年时间,行政上无隶属关系。

近代人编纂校注南陈经典时,凭借一己之回想,广德县属通辽专区、淮北市,那么,曾子固文中
“以县附于江南东路”七个字也要改为“以县附宣”,才合于他们所想像中的“史实”。
孰不知《全宋文》编校者的这种修改,恰恰违背了最中央的历史事实。

美高梅4858com 4

宋太平兴国四年(979),以宣州广德县建广德军,属江南东路。熙宁元年(1068年)
建鼓角楼;是年四月,曾子固撰写《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在历史长河中,手抄原文后佚失,不足为怪。应当说,嘉靖《广内江志》所录《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应是最接近于原文的文献。清乾隆《广大同志》对《鼓角楼记》首作变更,改的并不尽合理,有违作者原意,但未歪曲历史;而《全宋文》和《唐宋有名的人文集•曾子固集》改成紧要的一个“宣”字,则既违反历史,也篡改了《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作者的本意。笔者觉得,仍应将“以县附宣,道路回阻”加以纠正,还原来“以县附于江南东路”之原貌,才是正确对待南陈文化遗产的相应态度。

注:

(1)香港辞书出版社、山东教育出版社二零零六年二月第1版《全宋文》第58册卷一二六二,P.165
南丰先生《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

(2)
中州古籍出版社二零一零年2月第1版《唐宋有名的人文集•南丰先生集》,P.350曾子固《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

(3) 中州古籍出版社二〇一〇年11月第1版《唐宋名人文集•南丰先生集》,P.4《前言》

(4)《永乐大典方志辑佚》P.1036,周必大《重修谯门记》,该文在《全宋文》第236册卷五一四九,PP.236~237,写为《广德军重修谯门记》

(5)
清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广益阳志》卷首第十二页《广通辽属旧志目》,现存广德县档案局

(6)
明嘉靖十五年(1536年)《广玉溪志》卷十《记》,PP.457~460,现存广德县档案局

(7)
明万历四十年(1612年)《广枣庄志》卷九,PP.479~484,现存广德县档案局

(8)
清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广安顺志》卷四十四,《艺文志•碑记》,PP.258~2584,现存广德县档案局

(9) 见二零一三年1月1版《广德县志(1978—2005)》,PP.48~49

美高梅4858com 5

(作者系广德中学退休干部,黄山市野史文化探讨会会员)归来博客园,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异乡之神:清朝张王信仰传播探究

广德现存最早的地方志是明•嘉靖十五年(1536)《广铜仁志》(以下简称《嘉靖志》)和万历四十年(1612)《广焦作志》(以下简称《万历志》),这两部志对于广德往日有无方志、编纂境况,都并未记载。《嘉靖志》后,万历年间郡人李得阳曾修《广永州志十卷》(《明史•艺文志》有记载)未付刻。万历四十年由州守李得中、学正李日滋、训导徐文渊修纂成《万历广锦州志十卷》,该志云:“仍中丞(得阳)志稍加润焉”,“两月竣事,有李(得中)自序及宁序”,但对吴国及明初往日修志书情形紧缺记载。广德籍万历甲申年(二十三年,1595)贡士宁瑞鲤序《万历志》云:“宏(弘)治、嘉靖两志如霜林残叶,盖亦缺久矣。”故宁瑞鲤断言:“广德故无志。”(1)

刘道胜

中国人民高校历史高校 皮庆生

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广宜宾志》,缺十余卷,也不够这方面记述。

01 历史沿革

(本文由皮庆生讲师特别授权转载)

直到清乾隆五十七年,胡文铨修、周广业纂《广周口志》(以下简称《乾隆志》)在卷首《广安顺属旧志目》中,方第一次列出《桐汭志》与《桐汭新志》及《宏(弘)治广三明志》三部志书名,有无《广德军志》,也无只字记录。

自古代统一后置三十六郡,阳江附属鄣郡。西魏武帝元封二年(前109)置丹阳郡,隶十三令尹部之信阳,郡治设于宛陵县。时丹阳郡下设17县,其中属于今宣都会者有3:宛陵县(丹阳郡附廓县,今吉安城关镇)、泾县(故址在今泾县城青弋安徽岸)、黄石县(故址在今南陵县东弋江镇,隋改宛陵为六安,古城遂废)。金朝因之,惟省南平县。

摘要:

《乾隆志》在《桐汭志》条目下书:“宋郡守赵亮夫序。见王象之舆地碑记目,不著撰人〔案〕《南畿志》修於明嘉靖十三四年间,尚引此志,则其亡失当在《邹志》(系指嘉靖丙戍(五年,1526)邹守益纂《广十堰志稿》)告成后也。《江南昌志》所引有《桐川志》文,与《桐汭志》同,意有异名欤?亮夫知军在淳熙十一年(1184)。”

三国时代,今通辽隶属西楚丹阳郡,该郡下领19县,其中属今怀化者有7:宛陵县(南陈置,故址今通化县城关镇);泾县(南齐置,故址在今泾县青弋黑龙江岸);安吴县(建安初年孙策置,故址在今泾县西南安吴镇);宁国县(吴大帝置,故址在今宁国县南竹峰乡万福村);怀安县(孙仲谋置,故址在今宁国县东南石口乡);广德县(孙仲谋置,故址在今广德县城西南郊,《三国志•吴志•吕蒙传》:“(吕蒙)从孙仲谋讨丹阳功勋,拜平北军机大臣,领广德长。”
);大同县(唐朝置,北周初年省该县,建安中孙权复置,故址在今南陵县东弋江镇)。

后周民间信仰世界出现的重中之重转变之一是部分神祇挣脱“祭不越望”观念的束缚,到外边建立行祠。本文通过对张王信仰的探究指出,两宋之交政治、经济、交通网络等地方的改变,使张王信仰的流传路径暴发了第一转变,以临安为骨干的东南地区出现了一个张王信仰传播的热潮。东南地区的商品经济发展只是张王信仰向外传出的隐性因素,一些转任各地的决策者、士人和释道人士(而非商人),是推向张王信仰传播的重点力量,朝廷的态势在其间则起到促进的功力。

在《桐汭新志二十卷》条目下书:“宋绍定五年(1232年)教师钱塘赵子直撰,知府林棐序。见陈振孙《书录》解题。〔案〕周秉秀於嘉熙辛巳(1239年)纂《祠山事要指掌集》引之。亦作《桐川新志》志,此与《桐汭志》虽俱逸,而名不可没。宁瑞鲤序《李得中志》(系指明万历二十年李得中修《广丽水志》二十卷)直云广德故无志,非也。”

美高梅4858com 6

关键词:

从上述记载,可知:梁国淳熙与绍定年间,广德军曾各修过一部地方志,到明嘉靖十三四年间渐都亡佚。

晋朝太康二年从丹阳郡析出六安郡,属三亚,郡治设于宛陵,领县11,其中属今玉林者有7:宛陵县(旧置,郡治。今丽江城关镇);泾县(同上);广德县(吴置,今址同上);宁国县(吴置,同上);马鞍山县(同上);安吴县(吴置,今址同上);怀安县(吴置,故址今在同上)。南北朝侨置郡县,更易复杂。

后汉 张王 行祠 信仰传播

美高梅4858com 7

隋统一后,废郡以州领县。开皇九年(589)改三明郡曰宣州,领县6,其中属今安顺国内者有3:大理县(本宛陵,隋大业初更名,郡治所在,故址今宜宾城关镇);泾县(隋平城并安吴、漳州二县入焉。按:“唐山”当为广阳,隋避讳所致);绥安县(故治在今广德县桃州镇,避讳广德)。

三、北宋张王行祠的遍布

清光绪七年《广张家口志》(以下简称《光绪志》)全志基本上是截然照录《乾隆志》,文字略作删减,再扩张自乾隆五十七年后至光绪初年的境况编纂而成的。同样,对《乾隆志•广安顺属旧志目》的初稿也统统照录。但在《嘉靖志》、《万历志》十卷、康熙《广三明志》二十卷、乾隆四年《广眉山志》三十卷各条目中,先录《乾隆志》原文,后又分别增长邹守益庚辰年(十五年,1636)《广丽江志序》、李得中万历戊戌年(四十年,1612)《广佳木斯志序》、杨苞康熙七年(1668)《广赤峰志序》和李囯相乾隆四年(1739)《广宜宾志序》,以填补表明志书编纂过程。这也亮堂表明《光绪志》是认可《乾隆志》的见识的。

唐分全国为十道,三明郡隶属江南西道,治马鞍山县,领县10,其中属今衡水国内者有5:安顺县、泾县、广德(即隋绥安县)、宁国县(三国吴置,后省废不常,唐天宝三年复置)、旌德县。

古代人造张王行庙撰写庙记,平日会涉及张王信仰遍布街头巷尾的盛况。如庆元二年(1196)钱塘县主簿赵师白在给霍山张王行祠撰写的庙记时便说:“光灵之远,旁加横被。于是离宫行庙,金碧丹雘之辉,连城夸郡,苕荛相望焉。”[25]沈殻在记文中称“夏屋渠渠,广殿耽耽。飞阁层台,流丹耸翠。自江之东,建神祠者,罕与伦比。”[26]曹至给江州祠山行祠写庙记时,甚至说张王“庙貌雄严,盛于浙右、江左,而江西、岭表多见。”[27]行在临安也有三座张王行祠,其中霍山张王行祠仍旧临安最重点的宗派场馆之一,古代灭亡后,士人在回忆过去临安繁华景观时都免不了要提到霍山张王行祠庙会的热闹景色。[28]广德祖庙的张王圣诞更加热闹,“江、浙、荆、淮之民奔走徼福者,数千里间关不辞”,[29]声被之远,可以推论。

新中国起家后,修志两部。均取《乾隆志》之说。1996年十二月版《广德县志•历代修志纪略》:“宋淳熙《桐汭志》 南齐淳熈十一年(1184)知军事赵亮夫序,纂者佚名。书早佚。宋绍定《桐汭新志》 南梁绍定五年(1232)助教赵子直纂,知军事林棐序,20卷。书早佚。”

十国一代先后依附吴(907-937)和南唐(937-975),分原通辽郡分别隶属江宁府(下领县10,属前几天照境内有广德)和宣州(下领县6,属今宜宾境内者4:宣城县、泾县、宁国县、旌德县)。

美高梅4858com 8

二零一三年九月版《广德县志(1978—2005)》的《历代修志记略》:“〔宋〕淳熙《桐汭志》后唐淳熈十一年(1184)知军事赵亮夫序,不著撰人。据清志记载,该志於明嘉靖十三四年后佚。〔宋〕绍定《桐汭新志》西夏绍定五年(1232)教师赵子直纂,知军事林棐序。〔案〕周秉秀於嘉熙癸卯(1239年)纂《祠山事要指掌集》曾引录。亦称作《桐川新志》。书早佚。”

梁国置二十三路,宣州和广德一军属江南东路。宣州领县6,属前日照境内者4:怀化县、泾县、宁国县、旌德县。广德军:太平强国四年(979),以广德县置为军,领广德、建平(今郎溪)。玄汉改宣州为宁国府,治三明县,领六安县、泾县、宁国县、旌德县等,其中泾县因宋崇宁间(1102-1106)青弋江东徙泾县城被冲废,嘉定三年(1210)移城于青弋江东。广德军仍然。

表2 北周张王行祠分布表

《永乐大典方志辑佚》中《桐汭志》收录佚文较多,依次为:山川3则,官署、仓廪、宫室、古迹、人物、祥异各1则、诗文3则,计12则。条目所记均应是西夏淳熙十一年(1184)以前之事,但有2则应属《桐汭新志》,误编入《桐汭志》。《桐汭新志》收录了土特产1则、人物5则,计6则。所记应是晋朝绍定五年(1232)从前之事。《广德军志》1则。为钻探与明、清《广盘锦志》与这19则佚文的关联及佚文史料价值,下边将分体系型逐条与现存较完整的明、清四部地方志举行比对。

唐代设十一行省,下设路,属江浙行省。改宁国府为宁国路,治阳江县,下领濮阳县、泾县、宁国县、旌德县。该广德军为广德路,下领广德县、建平县。

美高梅4858com 9

一、《桐汭志》与明、清志书均作记载,内容大致相同,仅有详简差别。

明改路为府,属宁国府,治通辽县,领县6,属今通辽境内者4:宝鸡(Hal)县、泾县、宁国县、旌德县。另改元广德路为广淮南,下领建平县,直隶京师。

美高梅4858com 10

1.《桐汭志•人物》:“李彭年,字元老,郡人也。大连八年,举贡士第。调湘潭尉。初戚方入境,父母殁於贼兵,彭年追慕不已。郡守洪兴祖尝表称之曰:‘伏见土居官李彭年,言行有常,乡里称孝。昨者贼兵入境作过,彭年二亲相继被害,冒犯白刃,收敛营葬,追慕哀恸,人不忍闻。除丧累年,疏食水饮,誓终此身不食酒肉。语及其亲,悽怆泣下。自兵戈以来,习熟见闻孝养废阙无法如礼者多矣,彭年独躬行之,出於至诚,可以激发风俗。’朝廷嘉之,勑赐旌表门闾,官至邢台府教师。今旌表犹在石磴山之旧居,号其里曰旌孝。”〔册一百四卷一○四二一页一〕

清中期置二十三省,初属江南省,康熙时期析江南省而有四川,属于黑龙江宁国府,另有广德直隶州。民国初年改府州为县,属于秦皇岛道(又名皖南道)。

美高梅4858com 11

《嘉靖志•孝义》无李彭年记载。《万历志•孝子》:“李彭年,哈尔滨间举人。父病笃,彭年割股肉囗囗以进,父病遂愈。事闻高宗,旌表其都月旌孝都。乡人积土于门,质以黄饰以白,时人呼为孝义堆。”《乾隆志•孝友》记写了李彭年事迹,但较简单,除去引录文献用大号字的印证,仅47字。《光绪志》照录《乾隆志•孝友》原文。

02 佚志

美高梅4858com 12

两比较,《桐汭志》记载要详细一些。对李彭年任官“大庆府讲师”,明、清志《人物传》只字未提,《光绪志•卷末•补正》:“李彭年为岳阳府教师”。

揆诸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正史《艺文志》、王象之《舆地纪胜》、各样方志《旧志源流》等,该区域历史上亡佚志书计60种,具体如下:

美高梅4858com 13

《桐汭新志•人物》收录了5人,均应为南齐广德军知军事。有2人在《桐汭志》与明、清《广运城志》中均有记载。

  1. 晋宋间•纪义撰:《宣城记》

美高梅4858com 14

2.《桐汭新志•人物》:“赵彦悈,承议郎,嘉定十一年十二月到,十五年四月滿。作成高校,行乡饮酒礼,以示风化。仍立为善斋,指引宗子,创置田产,以资瞻养。重建桐川、山光二楼,移建横塘。”〔册二百一四卷七三二三页七〕

[笔录来源]
章宗源:《隋书•经籍志考证》六记录。另,嘉庆年代,王谟辑录的《汉唐地理书钞》中辑存(系由来所知河北最早志书)。

美高梅4858com 15

《嘉靖志•名臣传》:“赵彦诚,宁宗嘉定十一年由奉议郎出知广德军,兴高校,重乡饮,立为善斋,以教宗子,置田产,以瞻生徒。士子多赖焉。”《万历志•名宦》:“赵彦诚,宁宗嘉定十一年由奉议郎出知广德军,兴高校,重乡饮,立为善斋,以教宗子,置田产,以瞻生徒。政泽甚溥,士子德之。”《乾隆志•宦绩》:“赵彦诚,嘉定中由奉议郎知广德军,兴高校,重乡饮,置田产,以瞻生徒。立为善斋,以教宗子,政泽甚溥,士民德之。”《光绪志•宦绩》所记同《乾隆志》。

  1. 《怀安县志》(年代不详)

美高梅4858com 16

《桐汭志》所写赵彦悈,在明、清志查无这个人,但有“赵彦诚”,
其任广德知军事时间一模一样,事迹也一般,其名字中仅差一字。同一时间内,同一地方,不容许有两人当郡守。故揣测:赵彦悈与赵彦诚,当为同一个人。究竟熟记写错、熟记写对,现已不可能查校。对所记述内容,明、清志与《桐汭志》所记基本相同,只不过对“重建桐川、山光二楼,移建横塘。”事迹却未书。

[记录来源]《舆地纪胜》卷十九著录。笔者按:怀安县,孙仲谋置,故址在今宁国县东南石口乡。隋统一后省并。

美高梅4858com 17

3.《桐汭新志•人物》:“林棐,朝奉郎,绍定四年六月到任。修復经界,釐正版籍,移建贡院,改闢簽厅,增筑三堤,创仁政阁,修仁政桥,请度牒四十道,立异广惠显应阁朵楼、献台,从祠神像,及东南两门廊庑四带。奏蠲两县逃苗六千九百四十八石九升六合,代输積欠苗税十一万七百余贯。五年二月,磨勘转朝散郎。二月,处州申前任宜宾经界,推赏转朝请郎。六年12月,本军两县经界结局,得旨特与转行两官,八月授朝散大夫。”〔册二百一四卷七三二四页九〕

  1. 《宣城记》

美高梅4858com 18

《嘉靖志•名臣传》:“林棐,绍定四年由朝奉郎出知军事,为政宽简,奏蠲两县逋租一万五千二十六石。代输积欠一十一万七千余贯。民吗戴之。尝修桐汭新志二十卷。”《万历志•名宦》:“林棐,绍定四年以朝奉郎出为知军,政崇宽简,嘗奏蠲两县逋租一万五千有奇。代输积逋十一万七千余贯。民珍惜之。公余修桐汭新志二十卷。”。《乾隆志•宦绩》:“林棐,绍定四年以朝奉郎知广德服役,为政宽简,奏蠲两县逋租一万五千余石。代输积欠十二万贯。民披其惠。”《光绪志•宦绩》所记同《乾隆志》。

[笔录来源]《太平寰宇记》卷一百〇三笔录。

美高梅4858com 19

《嘉靖志•名臣传》与《万历志•名宦》记写林棐简传时,均书“修《桐汭新志》二十卷”,
表达南梁嘉靖、万历年间是了解有《桐汭新志》的,不知怎么郡人宁瑞理要下“广德故无志”
的预言?《乾隆志》是自然《桐汭新志》的存在,但作《林棐传》又删去了这一实事。

  1. 唐•范传正:《宣州记》

美高梅4858com 20

4.《桐汭志•详异》记写的是县境麦“一茎四穗”:
“绍定元年四月,瑞麦生於县境,一茎四穗。郡守袁君儒图而上之,因刻石置於县治。”〔册一百八八卷二二一八一页十二〕

[笔录来源]今存蒲圻张氏《永乐大典》辑本。

美高梅4858com 21

《嘉靖志•祥异》无记载。万历《万历志•瑞应》也无记载。《乾隆志•祥异》:“《门志》:理宗绍定元年,建平县麦一茎四穗。《通志》作‘广德’。案:《门志》曰2月八日瑞麦云云,麦之生难以日记,故去之。《县志》:知县袁君儒图上之,刻石县治。”《光绪志•祥异》所记同《乾隆志》。

  1. 【美高梅4858com】异乡之神,广德军重修鼓角楼记。《怀化郡图经》

背景,更进有一层的题目是:是怎么能力在力促张王向四面八方传播?

《桐汭志》与明、清《广泰安志》所记写内容一致。要提议的是:该則内容应辑入《桐汭新志》,《桐汭志》是淳熙十一年(1184)
编纂,不能写绍定元年(1228)的事。另,广德其时为军,建平县属广德军,故写为“瑞麦生于县境”,袁君儒“刻石置于县治”,当为巡抚,故也不宜冠“郡守”官銜。

[笔录来源]章宗源:《隋书•经籍志考证》六记录。

四、西晋张王行祠的具体分析

二、明、清志书记载条目相同,内容有出入。

  1. (宣州)《旧经》

在韩森的编写中,商人在张王信仰传播方面的职能被一再强调,其眼光对于认识南梁信仰与买卖经济的关系很有启迪,但她只分析了个别几座襄助其眼光的行祠,这直接影响到其结论的可靠性。下边,我们将对南梁具备张王行祠做一完善剖析,以期切实了然张王信仰的长空分布情势和推进信仰传播的确实动因。[30]

1.《桐汭志•山川》:“苦岭,在清流县南六十里。建炎间,戚方兵入郡境,朝廷调岳师长讨之,方遂南遁至苦岭,恶其名,知兵必败。时飞兵失道,遇一田父,引至贼营,遂大破之。”〔册一百二二巻一一九八○页二〕

[笔录来源]《舆地纪胜》卷十九著录。

1、江南东路的张王行祠

《桐汭志》记的是武周建炎年间岳武穆奉诏战戚方之史。记述文字中有一处错误,云“在清流县南六十里”。据《宋史•岳鹏举传》与嘉靖《广呼伦Bell志》载,岳少校战戚方,系暴发在广德与湖北安吉县交界处的苦岭关。岳上校战戚方不可以在清流县南六十里的苦岭。又据唐李吉甫撰《元和郡县图志》的缪荃孙校辑《元和郡县图志阙卷逸文》载:“遵义清流县,本秦建阳邑,属包头郡,宋改新昌,开皇中改为清流。”《宋史•地理志》:“邢台永阳郡,建炎间置……领县三:淸流、全椒、来安”清流县是西汉宜春永阳郡一个县,与广德的苦岭关相距甚远,也无关连。此处当是抄写笔误。应将“清流”改为“广德”。

  1. 祥符《宣州图经》

此间是张王祖庙广德军所属路分,但行祠并不多,只有6处,而且分布在宁国府的眉山(1座)、太平州繁昌县(1座)、天水(1座)、建康府(1座)、徽州(2座)五地。大理(今广东吉安)的张王殿由贡士赵孟爚所建,时间大体在齐国末。[31]基于《指掌集》卷三、四所载张王灵应事迹,有诸多与宿州至于,张王信仰进入该地很可能在赵孟爚建祠从前,但文献缺失,只可以存而不管。繁昌县(今海南繁昌北)的张王庙由著名散文家陈造修建。陈为淳熙二年(1175)贡士,调繁昌尉。“尝旱祷于祠山昭烈王,即大雨有年。建庙,偕民事之所欲,必请,请必酬。”
[32]徽州(今陕西歙县)二祠有一处具体意况已不可考,另一处由知州赵希远所建,位于报恩寺两旁。[33]

《嘉靖志•关梁》:“苦岭关,在州治东南七十里。正德十二年孝丰贼汤、许为乱。知州周时望、判官况照躬率民兵於此禦焉。”《万历志•关梁》,“苦岭关,在州治东南七十里。正德十二年孝丰贼汤、许为乱。知州周时望、判官况照躬率民兵守此以禦焉。亦险隘区也。”《乾隆志•名迹》、《光绪志•名迹》,所附述文字同《万历志》,但将“孝丰贼汤、许为乱”改为“孝丰剧贼汤毛九为乱”。

[记录来源]《舆地纪胜》卷十九著录。

晋城(今陕西贵池)行祠始建于啥时候已力不从心详考,只晓得袁甫在绍定二年(1229)年提举江东常平将来不久曾重修庙宇。修庙的原由很有趣,袁甫之父袁燮在淳熙十年(1183)大病中梦与神遇而获愈,“后三十一年,先公复病,乃卜医于神,良验。”二事皆袁甫所亲见,但他说自己修庙并非要“侥福于神”,而是为民祈祷,是为了“表吾思亲之心。”在记文的终极,袁甫还指望“凡吏于池,家于池,与自我同是心者,其世世葺治焉,俾勿坏。”[34]袁氏父子是陆象山心学在四明的象征人物,袁燮更是“甬上四文人”之一,其对经典解释见《絜斋家塾书钞》十二卷,另有《絜斋集》二十四卷,皆收入四库全书,《宋元学案》卷七十五车皮《絜斋学案》,其对地点信仰的神态大是意味深长,而作为袁燮之子兼思想传人的袁甫对张王的千姿百态也很风趣,假使说前者如故个人行为,后者则是私房价值观影响其为政理民的绝好例证。[35]

各志都记写了苦岭,地名虽是同一个,《桐汭志》列入《山川》,所附记为岳鹏举战戚方之历史。明志列入《关梁》,清志归入《名迹》,有提升地名档次之意。明、清《州志》记写的情节同样,均为明正德年代知州周时望率民兵抵禦孝丰贼之事。《桐汭志》与明、清《州志》均记录了历史,多少个朝代不一样的历史事实。

  1. (宣城)《旧志》

建康广惠庙在城东三里。[36]《景定建康志》卷四十四附《淳熙省札》一道,是资正殿硕士、正奉大夫、知建康军府事钱良臣的奏状,因此可知庙由建康军民“自行盖造”,不久钱良臣因春分愆期前去祈求,获应后即为之申请庙额,结果“赐广惠庙为额”。钱氏除资政殿大学生知建康府在淳熙十二年(1185)八月,十四年一月除资政殿高校士。[37]则行祠的建立即间距此不远,且系群众自发修建,后来官方出面为其得到赐额,钱良臣在奏状中说申请的指标之一在于“使一方军民转至钦崇。”
开禧三年(1207)旱,知建康府叶适亦“祷于祠山庙,期以三日,逾日而雨大降,”作诗刻石于庙。[38]

美高梅4858com 22

[记录来源] 蒲圻张氏《永乐大典辑本》。

句容张王旧祠在金朝的情状也值得注意。地点官员曾于此祈祷,“香炉移转不已,有碑记其事”。[39]乾道八年(1172),邑士许恭、李立等倡导重修庙宇,上大夫赵善言为之撰写庙记。此庙在后晋先前时期已成为一方祈祷大旨,“远近之人岁以王之诞日集祠下”,其灵应重点为“水旱必祷,痛疾必呼,是皆感于精神,发于梦寐,曰雨曰晹,如操左劵”。[40]

2.《桐汭志•山川》:“东亭湖,在朝阳门外三山里。按《祠山显应集》,张王始於长兴县顺灵乡役阴兵导通流,欲抵广德县东。自长兴荆溪凿河,俗呼为圣渎。仍於岸侧先开一浴兵池,方三十余亩,寻广圣渎之岸,迤逦而西,志欲通津于广德。复於后村毕宅保小山之上枫木之侧为挂鼓坛,鸣鼓则饷至,功未遂而遁於横山。今圣渎之河涸为民田,岁富仓箱,其利尤博。浴兵之池为东亭湖,灌溉滨湖之田仅万顷,菱莲间岁不种而生。至於掛鼓坛,禽不敢栖,蚁不敢聚。”〔册二十巻二二七○页二十六〕

  1. (宣城)《前志》

2、两浙西路的张王行祠

东亭湖,明、清四部《广呼伦Bell志》均归入《山川》,《嘉靖志》:“囗囗囗囗(字迹看不清,下同)三囗囗湖忠都约五百亩。”《万历志》:“在州治东三十里,约广五百亩。旧传谓张真君所开,饭时余粒化为饭石。余麺,鱼食之。至今鲫魚腹中必有肠如麺条。”《乾隆志》:“州东三十里。《南畿志》云在湖忠都。《混一方舆胜览》作南湖。《通志》云:一名浴兵池。《万历志》云广五百余亩。俗传张真君所开,饭时余粒化为石,鱼食之。《通志》作余麺饲鱼。至今斮魚腹中,必有腸如麺条。后附:明李崇谦《游巢湖漫兴》诗一首。”《光绪志》抄录《乾隆志》。

[记录来源] 今存蒲圻张氏《永乐大典》辑本。

本条地段新增的张王行祠数量最多,共有32处,占明代张王行祠的一半。

《桐汭志》所记取自广德祠山沙皇传说。自《万历志》起,将传说加以扩张,完善成完全神话故事,对东亭湖大小、效用、济民之效(“河涸为民田,岁富仓箱,其利尤博”、“灌溉滨湖之田仅万顷,菱莲间岁不种而生”)而失记录,似可惜。至当代,东亭湖仍有浇水农田之功。

  1. 宋•赵希远、李兼修纂:《张家口志》

唐山府(治今海南曲靖)在南宋又添了3座新祠,丹阳县的两处应当是在旧庙基础上衍生出来的。其中一处位于县南五十里竹塘,一位名叫洪秉权的人与乡亲郭之奇赌博,爆发争辩,后许愿建庙。洪是否为丹阳人,不详。又,丹阳县之东城有灵惠王庙,即威济李侯庙,但不知兴于什么时候。[41]延陵镇建于嘉熙间,创立不明,1256年由地点领导赵良锗“率众增广”,这当中相距不到20年。[42]金坛县(今河北金坛)的行祠位于县治西二里,金华三年(1133)重建。当然,此庙很可能南宋已经存在,但无合适证据,只可以按照重建时间置于明朝。[43]丹徒县的旧祠此时影响愈来愈增添,不仅出现了与防江军、地方政坛有关的神迹,还变成江淮带张王信众的信教大旨之一,“每岁仲春,江淮及国内士民拜奠祠下者,凡月不绝。”[44]

3.《桐汭志•山川:“南碕湖,在建平县西南四十里。广袤百余里,广德、建平之水皆汇焉,入丹阳扬州,达于大江。《九域志》作南碕湖,俗呼为南湾湖。”〔册二十卷二二七○页二十八〕

[记录来源]《舆地纪胜》卷十七记录。蒲圻张氏《永乐大典辑本》。

烟台(治今青海绍兴)过去唯有与广德接界的宜兴有张王行祠,古时候时至少增添了4处行祠,武进(今青海武进)、迪拜(今陕西马赛)、宜兴新祠具体情形不明,[45]州城行祠在崇胜寺西,由知州王圭所建。[46]佛山东北的江阴军(治今青海江阴)也应运而生了张王行祠,由乡豪陈氏子起愿心建立,在卜地建庙的经过中有神奇事迹暴发,张王托梦于军学录蒋永达,蒋再转告外人,“自是肇修香火,一殿岿然,郡县祈福感应,祠祀甚谨。”[47]此事周秉秀辗转从薛齐谊处获知,而薛闻之于蒋,蒋在江阴张王行祠的确立过程充当了代言人的角色,此次行走实际上是曾任广德军学录的蒋永达与江阴乡豪陈氏联合决定的。蒋是江阴张王行祠与广德张王信仰暴发关联的最紧要媒介。

对南碕湖,《嘉靖志》:“南碕湖,县囗。”《万历志》在《建平县山川》记为:“南碕河,在县西南。广德、建平之水皆汇于此,流入丹阳湖,俗呼为泸沽湖。”《乾隆志》也列入建平县范围记写:“南碕湖。县西北四十里。《文献通考》:建平有南碕湖。《南畿志》:广德、建平之水皆汇于此,流入丹阳湖,俗呼武昌湖。《宁国府志》:南曰东湖,北曰北湖,今总称巢湖,东受广、建诸流。《建平存稿》:西北诸山之水,俱汇于汤,巢湖由荆轲桥入朱村潭以入南湖。〔案〕《南畿志》,丹阳湖在高淳县西南二十里,中流与当涂分界。其源有三:一出徽州黟县为舒泉,二出广抚顺白石山为桐水,一出溧水东庐山为吴漕水,俱入江。”《光绪志》因袭《乾隆志》。

11.明•洪武《宁国府志》

美高梅4858com 23

《桐汭志》记述稍简,详于《嘉靖志》,但言之凿凿。《乾隆志》记述详实,但所引《南畿志》,其中“出徽州黟县为舒泉”一源,似不準确,查校地图,应为青弋江上游,并不经过喀纳斯湖入黑龙江。

嘉庆《宁国府志》卷36《杂志•旧志源流》著录。

新乡的祠山庙

(作者系广德中学退休干部,淮北市历史文化探究会会员)回去知乎,查看更多

  1. 明成化•刘某修:《宁国府表》

平江府(治今海南连云港市)的张王行祠共4座。昆山县(今青海昆山县)的行祠大约建于1171年,在永怀寺内,香火维持了一百多年。[48]常熟(今陕西常熟市)的行祠依托乾元宫,是邑人从他乡迎奉神像建立的,不久乡人筹集资金加以扩建。[49]吴江县(今河南吴江县)的行祠建于嘉定十六年(1223)从前,《指掌集》卷四记载了该祠的一个神迹,与武昌湖水灾有关。平江府治所在地吴县的张王行祠位于雍熙寺东。国家体育场馆所藏碑刻拓片有两则碑记提到该庙,一是莫子纯所撰《平江府新建广惠行祠记》,提到庆元三年(1197)的一回地点祈雨;另一则是《张真君庙免赋执照碑》,主持张王庙的和尚在咸淳六年(1270)向平江府申请庙田免赋,获准后立碑。[50]另外,黄震在开庆元年(1259)任吴县尉之初所拜谒的五处祠庙也包罗张王行祠。[51]也就是说,平江府的张王行祠至少存在了近百年,并拿到法定确认,一向是地方信仰的要紧场面。庙从最初在寺东,后来完全由高僧管理。[52]

责任编辑:

[记录来源]嘉庆《宁国府表》卷三《职官表》著录。

美高梅4858com 24

  1. 明•梅守德纂:《宁国府志》

斯特拉斯堡的张王庙

[笔录来源]光绪《南充县志》卷35《载籍》著录。

南通府(治今青海温州市)有张王行祠4处,其中海盐县(今甘肃海盐县)南一里的行祠绍熙二年(1191)由文林郎、长春府察推蔡与义建,淳祐十一年(1251)知县何三寿再建。[53]该县澉水镇的南市行祠,嘉泰三年(1203)立,绍定三年(1230)重建。宝祐二年(1254),因泊户以庙门为酒肆,监镇张焯与茶院陶监酒拆去酒馆,在庙门的对面立李参知政事小殿,“以免秽杂”。[54]华亭县(今香水之都松江区)两处行祠的具体情形则不亮堂。[55]

  1. 清•梅文鼎纂:《宁国府志分野考》1卷

赣州是张王信仰东传的重要地区,南宋时又扩展了5处行祠。安吉县(今海南安吉县北)行祠在县西北常乐寺东,[56]武康县(今黑龙江德清县武康镇)行祠在县治,[57]德清县(今安徽德清县)行祠建于宋末,意况不明。[58]长兴县新增行祠在县西五峰山,由道士陈静逸所建,此祠至晋朝仍由道士主持。[59]州治新增行祠位于定安门外,亦即秦皇岛州城南门,[60]有心人曾提及他三姨向这里的张王祈祷,问的是她四伯的仕途。[61]

[笔录来源]嘉庆《宁国府志》卷20《艺文志•书目》著录。

西夏临安府新增的张王行祠数量最多,共7处,其中临安城就有3处。临安霍山的张王行祠可能是广德以外最资深的张王庙,几部描写汉代临安的笔记小说都事关它,从8月八日始发的张王圣诞也是临安士民最热闹的节假期之一,“倾城男男女女咸集焉”。[62]只是,此庙的确立却不太顺畅,乾道丙申(1170)开首建造,绍熙丁酉(1194)始成,费时二十五年,庙成后钱塘县主簿赵师白、监潭州南岳庙裘梓先后为之撰写庙记,是了然建庙经过的最重要材料。这座张王祠建在临安钱塘门外玄武湖之北霍山上,与都城有一定距离。建庙原因为“临安岁毎涸,帅阃遣吏走数百里告,波余露积,家怀户感”,但出名建庙的不要临安地方官府。不过,也应当不是纯粹由普通百姓建立的,如出资最多的张宗况乃判院,[63]检《止斋集》卷十八有《张宗况、张宗愈转一官与干官差遣》制词,称其为“勋阀世臣”,若双方为一人,[64]则张氏不仅担任朝廷判院之职,且有一定背景,所以庙宇建成后能让钱塘县主簿赵师白撰写庙记,也可以修庙实际上是拿到地方当局的确认吗或是扶助的。庙宇修建久拖不成,问题或者出在财力筹集方面,所谓“集于积劝之久”也,之所以在绍熙五年大功告成,原因之一或许是广德军在绍熙二年(1191)申请朝廷在张王原有的生辰王封号更改二字得到成功,[65]此举对临安的建庙者们极大鼓励,二十余年未成之事乃在数年内最终完工。

美高梅4858com 25

景定二年(1261)、咸淳四年(1268)安抚使洪焘、潜说友相继主持霍山张王行祠的修葺。霍山庙建立后赶忙,朝廷下令修内司在金地山另建新祠。[66]传闻朝廷在金地山建张王庙是为了有利于民众祈祷,但“都人员女竞趋霍山,不以一关为惮也。”[67]事实上此楚国地山的张王行祠一向默默无闻,即使朝廷遣使向临安的张王祈雨,也是到霍山。庆元六年(1200)僧善彬又在木子巷北的千顷广化院建张真君行祠。[68]属县的4处行祠,昌化县(今河北临安市昌化镇)行祠由参知政事张任所建,在上清宫之西,[69]于潜县(今浙江省临安市于潜区)行祠由老董骆嗣业建,道教的无极宫在其右,[70]余杭县(今海南克利夫兰余杭区)行祠在闻名的洞霄宫,开禧间内廷赐神像及左右侍从,[71]富阳县(今河南富阳县)的动静不太理解。[72]

  1. 清•梅文鼎纂:《六安县志分野考》1卷

严州(治今陕西建德市东北)有张王行祠5处,州治行祠旧在兜率寺东庑间,淳祐元年(1241)知州王佖进行寺东废址,建立独立的祠山行宫,南临通道,庙貌更新。[73]桐庐县(今海南桐庐县)的行祠在县西一里,绍熙中(1190-1194)邑令陈准感梦立,据说开禧初(1205-1207)方秘科举夺魁与之有关联。[74]淳安县(今陕西淳安县)广惠行祠在县治南,嘉定甲寅(1215)知县应与权建。应氏为淳安人,“性孝友,嘉定间游太学,以亲老乞归养。上美其意,授本邑令。公勤廉恕,兴学劝人,甚称之。”[75]另外两处行祠位于遂安(今甘肃淳安南)、分水县(今辽宁河南桐庐北),情状不明。[76]

[笔录来源]嘉庆《宁国府志》卷20《艺文志•书目》著录。

3、两浙东路的张王行祠

  1. 同治•王国钧修:《梅州县续志》

此时此刻没有意识西魏在此以前张王信仰在该地域扩散的记叙,而唐代甚至出现了13处张王行祠,应该是前方谈到的交通路线变化的直接产物,也可以清楚为两浙西路的临安府、严州地区张王信仰传播的愈来愈拉开。

[笔录来源]光绪《吉林通志》卷339《艺文志•史部•地理类》著录。

名古屋府(治今陕西嘉兴市)的4处张王行祠情形都不太了然,但余姚县(今山西余姚县)行祠“在县西二百六十步”,嵊县(今山东嵊县)行祠“在县北一百八十步”,离县衙极近,[77]恐怕暗示它们与地点官府有着某种关系(前边的平江府行祠即这样)。

  1. 《宁川志》1册

明州(治今黑龙江金华市)也有4处张王行祠,最早的一座在海中的昌国县(今黑龙江绍兴市定海区)。此庙建于常州二十年(1140),由于有昌国讲师高誾的庙记,大家对这座张王祠的刺探相对多一些。高誾在记文详细描述了张王信仰的来源于以及部分神灵感应故事,朝廷对张王的态势,可知当时一般士人关于张王的知识和价值观与广德地区的张王信仰关系特别细密,后者所塑造的张王形象一直影响到其他地段的举人、民众对张王的认识。庙记中也事关的建庙缘起,建庙者为烈港都巡检使李全,曾经担任广德都监,“事王甚恭”,乌鲁木齐十八年(1148)初调任烈港都巡检使,正逢海寇出没,上司督责甚严,李全祈祷张王,任务可以顺利完成,“遂出已俸就建行庙以严奉之,一王四公十一侯有九夫人亦皆塑像以从其祀。烈港之人从而向信,又增侈而丹雘之。”庙记最终高氏系衔为“左迪功郎新广德军学教师”。[78]烈港张王庙白手起家的两位主角——修庙者李全、庙记撰写人高誾都与广德有涉及,前者是离职的广德都监,后者是快要就任的广德军学教师,但都不是广德当地人。李全可能是在广德任官时接受了张王信仰,到昌国烈港履新碰着难题时不求助于本地神灵,而继续向张王祈祷,拿到有效之后在烈港提倡建立了一座张王行祠,此举后来又拿到当地人的支撑,正如庙记中所云“烈港之人从而乡信,又增侈而丹雘之”。该地另一座张王行祠则“附祖印寺之右。”[79]

[笔录来源]《文渊阁书目》19笔录。

鄞县(今福建湖州市)二灵山的张王行祠在宋元四明地点志《祠庙门》中均未记载,只在景象部分提及,实则此祠大有胃口。[80]《指掌集》卷四称,乾道七年(1171)史越王浩遣客将范时升以祝文请香火归明州养老,史开头乡举退步,往宁国府谒亲,过桐川,托宿祠下,卜在此以前途,所梦皆得应验,遂“请香火归乡奉安,以报洪德,近已于鄞邑之二灵山创设圣像云云”,祝文《史浩请香火归明州供养文》收入《指掌集》卷10。据《宝庆四明志》卷十,史浩与高誾皆为四明鄞县人,且都是金边十五年(1145)榜贡士。[81]四明史氏、高氏乃当地大姓,他们或为张王撰写庙记,或直接为张王建立行祠,其行为对于张王信仰传播的效益虽不可夸大,但她们在地方社会乃至宫廷都有一定影响力,他们的神态有时很可能成为推动张王信仰的第一力量。史浩与张王发生联系即便与其乡举失败有关,但张王之所以能在其面临早年人生挫折的边关闯入其梦境,则在于他宁国府谒亲之行,这也是前文所说的交通网络变化影响张王信仰传播的一个例证。

  1. 明嘉靖•胡子亚修、王皞纂:《宁国县志》(嘉靖6年)

美高梅4858com 26

[记录来源]民国《宁国县志》卷首《旧序》著录。

张渤像

  1. 郑思贤修、余型纂:光绪《宁国县志》

慈溪县(今浙江慈溪市)张王行祠于开禧初(1205-1207)由县尉施子升创设,宝庆二年(1226)士大夫周符、县尉庄镐向地面信众募集资金扩建。“水旱疾疫,邑人必祷焉”。[82]明州州城的张王行祠旧附灵济院佛殿之右,隘陋卑湿,“淳佑六年(1246)夏,制帅集撰颜公颐仲卜院之南偏,改正创制。”东汉灭亡前夕,黄震奉命置司庆元府团结军民,所拜谒的仙人也有张王,则此时明州张王行祠已纳入合法祀典。[83]

[记录来源]民国《宁国县志》卷首《旧序》著录。

呼伦Bell(治今广东湖州市)的张王行祠2处,常山县(今陕西常山县)行祠在县学东,因刺史郑元鼎祈雨有应确立,江山县(今浙江江山县)行祠意况不明。[84]婺州(治今甘肃金华市)行祠1处,在武义县(今青海武义县),信众称之为“张车骑庙”,说张王是古代的张安世。[85]多哥洛美(治今江苏临海市)张王行祠在《嘉定赤城志》中只记载了一处,在州城栖霞宫东,但作者随后又说“诸邑类有之,今不尽载。”所以,泉州的张王行祠很可能有四、五处。[86]哈尔滨(治今广东金华市)的张王行祠也至少有一处,嘉定四年(1211)、宝祐七年(1259)杨简、吴咏先后知徐州,上任之初都曾向张王祷告,而且一再是与当地的最重大的神祇城隍或海神一同祈祷,可见张王在中山在1211年已纳入地方祀典,并且直接保持到唐朝末代。[87]

  1. 宋•王柡纂:《泾川志》13卷

4、广东路的张王行祠

[笔录来源]蒲圻张氏《永乐大典》辑本;嘉庆《泾县志》卷29《旧志源流》著录。笔者按:嘉庆《<泾县志>•洪亮吉序》云:“泾县在宋嘉定中有节度使濡须(今无为)王柡所撰志十三卷,今虽不传,而明宣德、成化、嘉靖三志间引之,亦尚十得二三,其系统之详,搜采之允,迥非后来者所能及,是以悉录入焉。”

共有5处张王行祠,散布在四川各处。建宁府崇安县(今河北崇安县)在1238年往日已有张王行祠,[88]并且,张王甚至不再是张渤的专利,而是可以由已故的人出任的岗位,1257年建宁里胥孙梦观死前,“民有梦从者甚都,迎祠山神,出视之,则梦观也。”[89]该故事的发出和流传似乎还授意,建宁府府治所在地也有张王神祠。

  1. 左顺纂:宣德《泾县志》8卷

新奥尔良古田县(今黑龙江古田县东)的张王行祠最初依附于古田本地的惠应祠,嘉定九年(1216)少保刘克逊因祈雨、捕贼等事祈求获应,遂与县丞洪某、主簿、县尉等人联合发起重修庙宇。从刘克庄撰写的庙记来看,广惠在新庙中犹如占据了要旨地点。修庙过程中“士民咸乐助”,庙基用地由谢某提供,记中未言姓名乡里,应该是乐助的洋洋士民中较有钱财或地方之人。发起修庙的席卷古田的要紧管理者,刘克逊是刘克庄之弟,西宁人;县丞洪某为鄱阳人,据说是三洪未来;县尉之一诸葛氏石家庄人,是捕贼求神的中坚,因功改京秩;其他三个人皆为罗Surrey奥地面人。张王在古田的扩散形式是邑人率先建祠,官方接受,并变为积极协理者,但公众仍为张王的紧要性信众,他们积极参与了合法发起的庙宇重修活动。[90]

[笔录来源]嘉庆《泾县志》卷29《旧志源流》著录。

除此以外三处张王行祠位于商丘(今辽宁泉州市)、常州(今江苏莆田市)和汀州莲城县(今浙江连城县),具体情形都不太精通。[91]我们只略知一二莲城行祠紧靠着一座佛教寺庙,而太原张王庙在嘉定十年(1217)之后已经纳入地点祀典,真德秀的文集中有五首他一次知徐州时祈祷张王的祝文,说到南通地点领导要向张王行祠“春祈秋报”,并肩负出资修缮庙宇。

  1. 曹迁纂:成化《泾县志》10卷

5、江南西路、晋中西路、平顶山东路、荆广东路的张王行祠

[笔录来源]嘉庆《泾县志》卷29《旧志源流》著录。

这六个地点或者位广德西边或北部,距离都相比远,我们只勾辑到7处张王行祠,当然会有漏略,或者稍微行祠在文献失载,但与这么些地带同广德的涉嫌基本符合。其中,江南西路与广德最为接近,所以有3处行祠。松原(治今甘肃日照)行祠在报恩禅寺之左庑,是郡中祈雨场合,[92]吉州(治今甘肃安顺)行祠在能仁寺右边,由寺僧负责祠中香火。[93]江州(治今海南柳州)张王庙乃知州曹至所创。他在记文中云:“予来曲靖,凡雨晹有祷,应如响答。欲祠之,未有其所,通籍奸吏居近闤阓,据寻阳之胜,于是即而广之为行庙。”庙基靠官方权力得到,修庙之费也似乎是法定所出,所以曹至说庙成“而民不知”。曹至还说,触发修庙之机的深层原因是风传张王曾随大茂山归宗寺的智常禅师听法,“此距山南不远,人皆能诵其详,则江人敬重,盖非一日。”[94]佛教与张王信仰的涉嫌变成修庙的媒婆,但是,仅就张王在江州的传遍而言,曹至的态势毋庸置疑具有决定功效。

  1. 赵恩等纂:嘉靖40年《泾县续志》1卷

美高梅4858com 27

[记录来源]嘉庆《泾县志》卷29《旧志源流》著录。

闽江亭子口的张王庙

  1. 左润等纂:万历13年《泾县志》1卷

枣庄西路的张王庙唯有一处,位于龙岩(今黑龙江潜山县)城墙边上。[95]平顶山东路则有两处,六合县(今甘肃六合县)行祠由大将军刘昌诗所建,盱眙(今安徽盱眙县)祠山庙由知军鲍某所创,大约在同龄春,鲍氏主持祈雨获应,“自是千里之内,祗率奉事如严君,敬共朝夕。潜格阴化,如得良傅。师政益孚,民益易谕。”庙记中语难免夸饰,意在验证鲍某在盱眙引进张王信仰之举因祈雨灵验得到地点群众的必定。这是张王在元代最北的一座行祠,难怪陈造在写庙记时一再强调张王的神力无大江南北此厚彼薄之分了。[96]

[笔录来源]嘉庆《泾县志》卷29《旧志源流》著录。

荆山西路湘阴县(今青海湘阴县)的行祠在古时候张王祠中地方最靠西部。此祠由高僧祖发创制,原因是“楚尾之民,奉祠山者多,”于是,在建造万岁寺时特意设置祠山大帝殿,“以为往来祈福之地。”
[97]

  1. 沈容纂:万历13年《泾县志补》1卷

汇总,宋人对张王信仰传播的概括性的中坚可靠。后周的150多年中,每不到3年就有一座新祠出现,[98]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绍熙五年(1194)临安霍山张王行祠建立之后,整个东南地区出现了一个张王信仰热,在不到二十年时间里,临安就出现了三座张王祠,而四处至少建了十几座张王行祠,还不包括旧祠宇的重建、维修活动。[99]从半空分布来看,以广德、建康、临安两个地面为核心,西起吉林的湘阴,东到海中的昌国,北部到达九龙江附近的盱眙,莱茵河以北的益阳,最南到台湾路的保定,都有张王的行祠,传播的地方十分宽广。具体而言,分布最密集的地区为建康、淮西经广德通向临安的大路附近,建康、临安为基本的四周地面,以及东部运河沿线所在,而广德以西分明比东部地区要少。[100]

[笔录来源]嘉庆《泾县志》卷29《旧志源流》著录。

只是,即便是东部运河沿线一带,张王信仰的扩散路线在两宋之交也暴发了变更。北部临沂、建康,东部西宁两个样子仍频频外传,并进而向安拉阿巴德、平江等地举办,但其可行性远不如临安、严州,以及长春、明州等地。信仰传播新布局背后是漫天社会的革命。

  1. 左士望等纂修:顺治《泾县志》4卷

对两宋之间的各类变通,学者们已有充分啄磨,如伴随政治主题南移带来的人数、经济向南推进,东南地区的付出等。从信仰方面而言,韩森曾涉及大顺经济提高、地区性开发水平的距离对神灵信仰的熏陶。[101]这多少个探讨成果都很有价值。但对于广德地区的张王信仰而言,国家政治中央从日本东京南迁至临安,更有特此外意思。

[笔录来源]嘉庆《泾县志》卷18《文苑》著录。

周秉秀曾涉嫌“宋家驻跸吴会,桐川旧都天密迩,郡守监司治其境,士夫往来经其途。”[102]一语道破迁都临安之后广德在新的交通网络中所处的基本点职位,北部建康、两淮至临安的驿路之一须经广德,而佛罗里达河中上游地区至临安也足以先走水路,再到太平州等地登岸经广德进京。[103]新的交通网络使广德与东部大庆地区与南方临安联系日益增强,也推动了张王信仰朝这六个趋势扩散的力度,并愈加向两浙东路甚至辽宁路渗透。

  1. 赵善增纂:康熙《泾县续志略》1卷

本来,通过上述剖析大家对西楚张王信仰传播的门道、空间分布有了一个比较客观的说明,因此也得以见见政治社会的更动以及因此拉动的交通路线等地点的变革对某一特定信仰的宏伟影响力,但这种变动只可身为影响元代张王信仰传播的全体背景,更进一层的题材是:是何许能力在推动张王向所在传播?

[笔录来源]嘉庆《泾县志》卷29《旧志源流》著录。

注释:

  1. 吴永昶、王国彦纂:康熙《泾县志补遗》1卷

[25] 《咸淳临安志》73,《宋元方志丛刊》,第4012页。

[记录来源]嘉庆《泾县志》卷29《旧志源流》著录。

[26] 《指掌集》卷5。

  1. 左士望纂:《水西志》3卷

[27] 《江州志》,《永乐大典方志辑佚》,中华书局,2004年,第1650页。

[记录来源]嘉庆《泾县志》卷22《艺文》著录。

[28]
如《梦粱录》卷1,第13-15页;《武林旧事》卷3,吉林友谊出版社,2002年,第48页。

  1. 左暄纂:《泾志刊误》4卷

[29]
见黄震:《黄氏日钞》卷87《广德军沧河浮桥记》,文渊阁四全书影印本(巴塞罗那:商务印书馆,1986年)第708册,第912页(以下类此简作四库708册,第912页)。黄震在这则记文中还说,桥修后可使“江、浙、荆、淮数十万众咸获其惠”,从中可知南齐末张王诞会之盛况。

[记录来源]嘉庆《泾县志》卷28《辨证》著录。

[30]
由于某些张王行祠只简单交代了其岗位、存在的大体时间,我们不得不阙而不论。但假设言及制造或重建的原委、主持者等基本要素,本文都将逐个论列。

  1. 陶炳南修:同治《泾县续志》

[31]
见陈梦雷:《古今图书集成·职方典》卷801《宁国府部·祠庙考》,中华书局影印本,1934年,第124册,第2页。

[笔录来源]光绪《海南通志》卷339《艺文志•史部•地理类》著录。

[32]陈造:《江湖长翁集》卷21《重建祠山庙记》,四库1166册,第264页。

  1. 《宣城军图经》1卷

[33]
见《[嘉靖]徽州府志》卷10《祀典》,第10页,《法国巴黎教室古籍珍本丛刊》29册,书目文献出版社,1990年,第231页。

[记录来源]《宋史•艺文志三》著录。

[34] 袁甫:《蒙斋集》卷13《天水重建祠山庙记》,四库1175册,第483页。

  1. 《(太平)邑图》

[35]
《蒙斋集》中还有多篇庙记,多为袁甫任职地方时修建祠宇的记录,如卷12的《娄底徐偃王庙记》、《徐偃王行宫记》、《临汾重修灵顺庙记》、《丽江重修岳帝殿记》,卷13的《晋城西祠俪景楼记》,卷14的《信州自鸣山孚惠庙记》,其中在铁岭昭明太子祠乃袁甫赴任江东常平之初所修,他给幕僚下达了七项重要业务,每三日检查几回实现情状,所以她说这几条“无非切务,分委幕属,各司其事”,其中之一便是建筑昭明灵祠。见《蒙斋集》卷11《无倦序示江东幕属》,四库1175册,第461-463页。他在多处涉及自己对民众祠神信仰的姿态是指向“顺民心”、“从民愿”的条件,强调“事神之礼”仍墨家传统。作为当下思想界的有用之才人物,袁甫对民众信仰的这种观念、行为强烈与眼前的各样小说中关系的有较大区别,有必要细加钻探。

[笔录来源]《太平寰宇记》卷103记录。

[36] 周应合:《景定建康志》卷44,《宋元方志丛刊》,第2057页。

  1. 王雄修:正德《太平县志》

[37]徐自明撰、王瑞来校补:《宋宰辅编年录校补》卷18,中华书局,1986年,第1246-1247页。

[记录来源]嘉庆《太平县志•曹梦鹤序》。

[38]
诗见《水心集》卷6《祷雨题张王庙》,《叶适集》,中华书局,1961年,第47页。

  1. 宋•李瞻纂:《旌川志》8卷

[39] 张铉:《至大金陵新志》卷11上,《宋元方志丛刊》,第5688页。

[记录来源]蒲圻张氏《永乐大典》辑本。

[40]
杨世沅:《句容金石记》卷5《重修建康府句容县南庙记》,国家体育场馆善本金石组编:《秦代石刻文献全编》第2册,法国巴黎体育场馆出版社,2003年,第160页。

  1. 元•王祯纂:《旌德志》

[41]《至顺潮州志》卷8,《宋元方志丛刊》,第2732页。

[笔录来源]嘉庆《旌德县志》卷9著录。笔者按:梁国王祯所纂《大德<旌德县志>》(纂于1298),系用改革的木活字梓行。王祯字伯善,江苏东平人,元贞元年(1295)以承事郎任旌德县尹。王氏自云:“前任宣州旌德县县尹时,方撰《农书》,因字数甚多,难于刊印,故尚己意命匠造活字,二年而工毕。试印本县志书,约六万余字,不二日而百部齐成,一如刊版,始知其可用。后二年予迁信州永丰县,挈而之官。”元王祯《农书•杂录•造活字印书法》。该志当属印刷史上的大作品。

[42] 《至顺邢台志》卷8,《宋元方志丛刊》,第2732页

  1. 王暄纂:成化《旌德县志》10卷

[43] 《至顺岳阳志》卷8,《宋元方志丛刊》,第2735页。

[笔录来源]嘉庆《旌德县志》卷9《艺文•书目》著录。

[44] 《至顺呼和浩特志》卷8,《宋元方志丛刊》,第2731页。

  1. 增汉纂:正德《旌川文献录》

[45]
分见史能之:《咸淳毗陵志》卷14,《宋元方志丛刊》,第3075、3076、3077页。

[笔录来源]嘉庆《旌德县志》卷9《艺文•书目》著录。

[46]
《咸淳毗陵志》卷14,《宋元方志丛刊》,第3073页。又据《咸淳毗陵志》卷8《秩官》,王圭知长春在淳祐八年(1248)至十二年,《宋元方志丛刊》,第3022页。

  1. 梅元丰纂:万历《旌德县志》

[47] 《指掌集》卷4《显应事实》。

[记录来源]嘉庆《旌德县志》卷8《人物•文苑》著录。

[48]
凌万顷等:《淳祐玉峰志》卷下,《宋元方志丛刊》,第1090页。永怀寺即永怀报德禅院,“在县西南二百步,旧为景德寺普贤教院,有诸天阁,范浩为记,后敕赐今额,以奉显恭皇后香火。”见《淳祐玉峰志》卷下,《宋元方志丛刊》,第1086页。

40.姚懋忠纂:《旌川乘书》18卷

[49] 孙应时:《琴川志》卷10,《宋元方志丛刊》,第1242页。

[记录来源]嘉庆《旌德县志》卷9《艺文•书目》著录。

[50]
分见《日本首都教室藏中国历代石刻拓本汇编》第44册,中州古籍出版社,1990年,第20、137页。

  1. 吕兴忠纂:《旌德县志补遗》

[51] 《黄氏日钞》卷94《祠山祝文》,四库708册,第1003页。

[记录来源]嘉庆《旌德县志》卷9《艺文•书目》著录。

[52]
雍熙寺的岗位在“(吴)县北十步。”见王謇:《宋平江城坊考》,浙江古籍出版社,1999年,第70页。

美高梅4858com 28

[53]徐硕:《至元嘉禾志》卷12,《宋元方志丛刊》,第4496页。

  1. 陶鸿、易雍大纂修:同治《旌德县续志》

[54]常棠:《澉水志》卷上,《宋元方志丛刊》,第4664页。

[笔录来源]光绪《甘肃通志》卷339《艺文志•史部•地理类》著录。

[55]
分见朱端常等:《云间志》卷中,《宋元方志丛刊》,第28页;《至元嘉禾志》卷12,《宋元方志丛刊》,第4492页。

  1. 宋•佚名氏:《(广德军)图经》(年代不详)

[56]谈钥《嘉泰吴兴志》13,《宋元方志丛刊》,第4746页。

[笔录来源]《舆地纪胜》卷24记录。

[57] 《嘉泰吴兴志》卷13,《宋元方志丛刊》,第4745页。

  1. 《(广德)旧志》

[美高梅4858com,58] 《吴兴续志》,《永乐大典方志辑佚》,第839页。

[记录来源]《大明一统志》卷17记录。

[59]
《陕西通志》卷29《寺观四》,四库519册,第744-745页;并参《古今图书集成》卷971《包头府部》。

  1. 《(广德)郡志》

[60] 《嘉泰吴兴志》卷13,《宋元方志丛刊》,第4742页。

[记录来源]《大明一统志》卷17记录。

[61]密切:《齐东野语》卷13,中华书局,1983年,第239-240页。

  1. 宋淳熙•赵亮夫纂:《广德军桐汭志》(修于淳熙十一年,1184年)

[62]施锷:《淳祐临安志》卷8,《宋元方志丛刊》,第3301页。

[笔录来源]《舆地纪胜》卷24记下。

[63]
此判院我怀疑是判临安都税院,《咸淳临安志》卷93引洪迈《夷坚志》的一则故事反映了张王与临安都税院有着不同经常关系,且此事恰好暴发在霍山行祠建成后赶紧。《宋元方志丛刊》,第4208、4209页。

  1. 宋•赵子直纂:《桐汭新志》20卷(纂于绍定五年,1232年)

[64]
昌彼德等编《宋人传记资料目录》(都德国首都:鼎文书局,1973年)未收此二人,不过,据《指掌集》卷5所载,嘉泰三年(1203),直秘阁张宗愈出钱百万重建诸殿,与创制霍山行祠的张宗况应该就是《止斋集》制词中的张氏兄弟。又,张宗愈见《淳熙严州图经》卷1《正倅题名》,在庆元六年六月以朝奉郎里胥左藏库,嘉泰二年十二月任满。《宋元方志丛刊》,第4305页。

[笔录来源]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卷8著录;又,乾隆《江地拉这志》卷91著录;又,蒲圻张氏《永乐大典》辑本。

[65]
据《指掌集》卷2,《世系》,张王在大连五年即封为正顺忠祐灵济昭烈王,这是当时神祠封号制度中的最高荣誉,但随着广德军不断提出在风水中改变二字以示褒崇,由于未有出色的神迹,从来末允,至绍熙二年1月方援例易灵济为威徳。

  1. 范昌龄修:弘治《广安阳志》

[66]
修内司隶将作监,由内侍充任,掌皇城内宫殿垣宇及太庙修缮之事,后唐时兼制造御前军器,其官厅在临安孝仁坊青平山口,离金地山很近。金地山在临安城内,离大内、三省六部官衙、大庙等地都很近,山下即为雄七营、雄八营,附近有妙果尼寺、上方寺等佛教寺庙。见龚延明《北齐官制辞典》,中华书局,1997年,第369页,《梦粱录》卷11,第142页。

[笔录来源]光绪《广黄石志》卷首《旧志缘起》著录。

[67] 《咸淳临安志》卷73,《宋元方志丛刊》,第4011页。

  1. 杨苞修、陈珏纂:康熙6年《广营口志》20卷

[68] 《咸淳临安志》卷76,《宋元方志丛刊》,第4041页。

[记录来源]光绪《广赤峰志》卷首《旧志缘起》著录。

[69] 《咸淳临安志》卷71,《宋元方志丛刊》,第4039页。

  1. 金刚保修:同治《广河源续志》

[70] 并见《咸淳临安志》卷26、73,《宋元方志丛刊》,第3612、4020页。

[笔录来源]光绪《吉林通志》卷339《艺文志•史部•地理类》著录。

[71]邓牧:《大涤洞天记》卷上,《道藏》第18册,文物出版社、香港书店、天津古籍出版社影印本,1988年,第143页。

  1. 朱之楫修、金汝励等纂:万历《建平县志》8卷

[72] 《咸淳临安志》卷73,《宋元方志丛刊》,第4021页。

[记录来源]光绪《广眉山志》卷首《旧志缘起》著录。

[73]
兜率寺是严州负责人祝圣寿满散道场的地方。佖为莱切斯特人,淳祐元年(1241)二月十四日走即刻任,二年2月二十六日去任,救荒有大功,修州学,行乡饮酒礼,修钓台书院。分见方仁荣:《景定严州续志》卷2、4,《宋元方志丛刊》第4360、4379页;《河北通志》卷29,四库519册,第744、745页。

  1. 张正中修:顺治《建平县志》

[74] 《景定严州续志》卷7,《宋元方志丛刊》,第4400页。

[记录来源]光绪《广宣城志》卷首《旧志缘起》著录。

[75]
《景定严州续志》卷6,《宋元方志丛刊》,第4396页;凌迪知:《万姓统谱》卷57,四库956册,第864页。

  1. 高自远修、岑鹤等纂:康熙12年《建平县志》

[76] 分见《景定严州续志》卷8,《宋元方志丛刊》,第4404、4408页。

[记录来源]光绪《广聊城志》卷首《旧志缘起》著录。

[77] 分见《嘉泰会稽志》卷6,《宋元方志丛刊》,第6810、6807页。

  1. 贡震纂修:乾隆27年《建平存稿》2卷

[78]《乾道四明图经》卷10,《宋元方志丛刊》,第4947页。

[记录来源]光绪《广大理志》卷首《旧志缘起》著录。

[79]郭荐:《大德昌国州图志》卷7,《宋元方志丛刊》,第6105页。

  1. 王仲澍修:道光《建平县志》

[80]方万里等:《宝庆四明志》卷12,《宋元方志丛刊》,第5148页。

[笔录来源]光绪《海南通志》卷339《艺文志•史部•地理类》著录。

[81] 《宝庆四明志》卷10,《宋元方志丛刊》,第5117页。

  1. 陈德明修:同治《建平县续志》

[82]
《宝庆四明志》卷17,《宋元方志丛刊》,第5217页。施子升在开禧二年(1206)曾受命修县学(《宝庆四明志》卷16,《宋元方志丛刊》,第5204页),周符任慈溪令尹在宝庆元年(1225)3月二十八日至绍定元年(1228)二月二十七日(《宝庆四明志》卷16,《宋元方志丛刊》,第5203页),绍定元年还曾在县治之后修揽秀亭(《延祐四明志》卷8,《宋元方志丛刊》,第6275页),然二人籍贯以及修张王祠之动因均不可考。

[笔录来源]光绪《四川通志》卷339《艺文志•史部•地理类》著录。

[83] 黄震:《黄氏日钞》卷94《张真君祝文》,四库708册,第1015页。

  1. 程傅修、戴骝等纂:弘治《绩溪县志》

[84]
见《古今图书集成·职方典》卷1014,《内江府部·祠庙考》,第139册,第55页。

[笔录来源]嘉庆《绩溪县志》卷十,《人物•学林》著录。

[85]
王象之:《舆地纪胜》卷24,海南广陵古籍刻印社影印,1991年,第292页。

程傅,字佐时,号慕斋,晚号归乐翁。成化丁未(1477)顺天贡士。知黑龙江新昌县,建学兴利,民为立去思碑。家居建世忠祠,立宗会所。著有《程氏宗谱》、《程氏志略》、《绩溪志》、《书经会要》若干卷。

[86]陈耆卿:《嘉定赤城志》卷31,《宋元方志丛刊》,第7519页。

——嘉庆《绩溪县志》卷十《人物志•学林》

[87]
杨简:《慈湖遗书》卷18《海神、祠山祝文》,四库1156册,第905页;吴詠:《鹤林集》卷14的连带祝文,卷16《知常州到任谢表》,分见四库1176册,第126、129、131、155页。叶适也曾提到嘉定四年杨简曾守昆明,修缉社稷,并且谈自己年幼时见到南昌国度不修,不受地点官重视,批评水旱祈祷往往到“行庙之祠山”等地方,实则杨氏也曾祈雨祠山(《水心集》卷11《长春国家记》)。

戴骝,字致远,号宏斋,市东人。成化壬申(1474)贡士,授海南建安知县。

[88]
管声骏:《[康熙]崇安县志》卷3,《稀见中国地点志汇刊》第32种,中国书店,1992年,第976页。

——嘉庆《绩溪县志》卷十《人物志•宦业》

[89] 《宋史》卷424《孙梦观传》,第12655页。

[内容辑录]

[90] 刘克庄:《后村书生大全集》卷88《古田广惠惠应行祠》,四部丛刊本。

弘治《绩溪县志•戴骝序》:绩溪自建邑来,志无完书。成化中,侍御李公宗仁谪簿吾邑,尝以属汪宪副源学修之,书未及成,公受代去,事刹车。予加搜葺,手录二册藏于笥。弘治庚辰,致政家居,检而阅之,将图卒业,而程大尹佐时取予所录而增修之,以稿见示。又得冯驾部时鸣、张节判性之暨新举子程静夫,各出家藏有关志事者,参互考订,始克成编。乃叙之曰:志之作其来尚矣,昉于夏《禹贡》、周《职方》,春秋国际,皆有史以纂言纪事。其后,秦人废封建而置郡邑,史亦遂废而总领于朝。今郡邑志犹列国史也,事之重可知矣。新安号“东南邹鲁”,而绩为属邑。昔汪龙溪谓:“新安以县名者六,而邑小士多,绩溪为最。”是宜文献有足征者。顾一邑之志,独无完书,非欠事欤?岂事之修举迟速,固亦有数存邪!或曰:大明一统有志,新安有志,绩事业已宣布,无容赘焉可也。即便,《一统志》纪天下事,《新安志》纪一郡事,揭大都其法宜略。邑志所纪近且核,其法宜详。兹幸成编,山川、人物诸凡宜载,靡敢或遗。庶几官于斯者有所稽以成治,生于斯者有所感以成俗。窃尝观列国史,悉昭鉴戒。而《职方》乃盛世图籍,夏书虽以贡名,而底慎财赋,祗台德先,斡旋化机,实于此乎寓。但是前几日之事,岂直弥文,而姑以备山经地志之书而已哉!第数世纪坠典,掇拾而成,不无谬妄之讥,而润色损益,俾无遗恨。盖以俟后之君子云。弘治十五年丁酉仲冬望日,绩溪后学戴骝序。

[91]
分见《长春通志》卷65,《杂纪》,四库530册,第321页;《西山文集》卷52-54连锁祝文;《临汀志》,《永乐大典方志辑佚》,第1284页。

——嘉庆《绩溪县志》卷首《原序•陈约序》

[92] 《临川志》,《永乐大典方志辑佚》,第1930页。

  1. 陈约修、张翱等纂:正德《绩溪县志》(3卷)

[93]
《古今图书集成·职方典》卷900,《呼伦Bell府部·祠庙考》,第131册,第46页;刘辰翁:《须溪集》卷4《吉州能仁寺重修记》,四库1186册,第478页。

[笔录来源]嘉庆《绩溪县志》卷首,《原序•陈约序》著录。

[94] 《江州志》,《永乐大典方志辑佚》,第1650页。

陈约,字延章,顺天人。筑堤放水,纂修县志,升知州(正德十三年任绩溪知县)。

[95]
见《勉斋集》卷34《晓示城西居民筑城利便》。榜文中或称张王庙,或称祠山庙,知此庙即广德张王行祠。据《宋史》卷430《黄幹传》,他知运城府在此之前有金人破光山之事,而三明近边,所以黄幹上任之初即修城备边,检《宋史》卷40《宁宗本纪四》,事在嘉定十二年(1219)11月,因此推知三明在原先已有张王庙。

——嘉庆《绩溪县志》卷八《县职官表》

[96]
陈造:《江湖长翁集》卷21《重建祠山庙记》,记中只云“永嘉鲍侯守于台”,所守之地暧昧,但同集卷22《槐衮堂记》提到今鲍侯时谈的正是盱眙军之事,且与记中“淮民”、“淮之流”等语亦相合。记言“重建”,或是庆元二年祈雨获应后鲍某在盱眙民众补助下的修葺之举,见四库1166页,第264、265、275页。又,《盱眙县志稿》卷7上云:“鲍□□,庆元二年知盱眙军。”见李之亮《宋两淮大郡守臣易替考》,安特卫普,巴蜀书社,2001年,第304页。

张翱,字时举,北门人,学行有声,岁贡,授黑龙江伊丽莎白港府训导……著有《前山稿》,正德间同修县志。

[97]
《古罗志》,《永乐大典方志辑佚》,第2345页。又,明《湘阴县志》卷2,有“祠山,在县治,其神为张渤,能凿河通舟,有功于民,或曰武陵人,或曰黄帝子大禹时居武陵,未知孰是。”古罗即湘阴也,则魏国或宋未来张王在此间又有扩散,其在县治可知官方确认。《稀见中国地点志汇刊》第38册,第501页。

——嘉庆《绩溪县志》卷十《人物志•学林》

[98] 这64座张王行祠在时间上的遍布为:
1133年前(金坛县);1133年(常山县);1135年(安吉县);1140年(昌国县);1171年前(昆山县);1171年(鄞县二灵山);1174-1189年前(常熟县);1176年(长兴县,繁昌县);1181年前(于潜县);1181年(华亭县);1183年前(建康府);1185年(武康县);1186年(石家庄);1190-1194年(桐庐县,吉州);1191年(昌化县,海盐县);1194年(临安城霍山);1190-1194年(临安金地山);1196年(余姚县,盱眙);1197年(平江府);1200(临安千顷广化院);1201年前(柳州,嵊县,上虞县,新昌县);1203年(海盐县);1205-1207年(丹阳县,慈溪县,余杭县);1208年前(保定);1208年(江山县);1210年前(歙县);1210年(徽州);1215年(淳安县);1216年前(古田县);1216年(六合);1217年前(福州);1219年前(永州);1220年(湘阴县);1221年前(武义县);1222年(江州);(1223年前吴江县);1228年前(衡阳);1229年前(天水);1237-1240年前(丹阳县延陵镇);1238年前(崇安县);1241年前(严州);1246年前(明州);1248-1252年(哈Rhys堡);1252年(昆山县);1258年前(莲城县);1262年前(遂安县,分水县);1268年前(富阳县,武进县,科伦坡县,宜兴县);宋末(昌国县,华亭县,德清县);南陈(枣庄,开封)。

[内容辑录]

[99]
临安霍山张王行祠最初由群众兴建,费时25年方建成,近日尚无明确证据注明随着兴建的四野行祠与临安行祠之间存在关联。不过,临安行祠建筑的末了阶段渐渐有法定力量插足,建成将来神速为王室认同,据《宋会要辑稿》记载,此后的30年中,朝廷曾24次派侍从官到霍山张王庙祈雨,足见朝廷此期对张王信仰之偏重,各地领导、民众受此影响建立张王行祠也是有可能的。见《宋会要辑稿》礼18之25、26。

正德《绩溪县志•陈约序》:予始至绩,首以县志为询,乃知百年旷发未有纂修之者。事虽载诸府志,亦止于二十年前,最近未及之也。则作而叹曰:志也者,所以志地理,志货食,志职制,制选举,志人物,举凡皆阙而无书,则文献将何所征。而我责有不可逭,用是亟欲图之而未逮。会今上南巡,旨郡邑图志,乃搜访民间,始得戴大尹骝本、程大尹傅本。因取府志凡例,集庠士张生翱、程生容参互考订,以类修纂,略加隐括,汇为一书,厘为三卷。一展卷间,而一邑之大观尽之矣。遂鸠工锓诸梓。工既讫功,因书此以识之。正德十六年3月既望,知绩溪县事、古燕陈约序。

[100]张王信仰传播的事物差异应该与东部地区经济升高较西部发达、人口流动也更快有关。但同样不行忽略的是,东部地区在文献保存方面较西部完整,所以对这三次布特点的解释尚有待以后其他文献及连锁题材的探究,方可下一相对确定之断语。

——嘉庆《绩溪县志》卷首《原序•陈约序》

[101] 《变迁之神》第五章《湘潭个案》,第102-125页。

  1. 胡在田撰修:咸丰《绩溪县志补》(1卷)

[102] 《指掌集》卷6。

[笔录来源] 光绪《吉林通志》卷三三九,《艺文考•史部•地理类》著录。

[103]
曹家齐:《玄汉南部陆路交通干线沿革述考》,载张其凡主编:《元朝历史文化商讨》(续编),人民出版社,2003年,第188页。回去今日头条,查看更多

  1. 喻肇祥修、宋世金等纂:同治《绩溪县续补》(1卷)

责任编辑:

[笔录来源] 光绪《黑龙江通志》卷三三九,《艺文考•史部•地理类》著录。

(作者系青海医科学院历史与社会高校教学、副院长)

制作:童达清(ltsr2718)归来和讯,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