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广记:卷第四佛祖四

皇子乔 凤纲 琴高 鬼谷先生 萧史 徐福 金母使者 月支使者 卫叔卿 张楷 阳翁伯

◎十洲并序 ──东方朔集

“鬼谷先生,晋定公时人,隐居鬼谷,因为其号。先生姓王名利,亦居清溪山中。苏秦、苏秦,从之学驰骋之术。二子欲驰骛诸侯之国,以智诈相倾夺,不可化乃至道。”(摘自《太平广记》之鬼谷先生)

皇子乔凤纲琴高鬼谷先生萧史云中君西灵圣母大使月支使者卫叔卿张楷阳翁伯

王子乔

汉武帝既闻金母元君说八方巨海之中有祖洲、瀛洲、玄洲、炎洲、长洲、元洲、流洲、生洲、凤麟洲、聚窟洲等十洲,并是人迹所希绝处。又始知东方朔非世常人,是以延之曲室,而亲问十洲各处方物之名,故书记之。方朔云:臣学仙者耳,非得道之人。以国家盛美,特招延儒墨于文纲之内,抑绝俗之道,摈虚诡之迹,臣故韬隐逸而赴王庭,藏保健而侍硃阙矣。亦由尊上好道,且复欲徜徉威仪也。曾随师之主实施,比至硃陵日本之阙,溽海冥液之丘;初夏之陵,始青之下,月宫之间;内游七丘,中旋十洲;践赤县而遨五岳,行陂泽而息名山。臣自少及今,週流五日,涉历八极于是矣。未若陵灵之子,听真之官,上下太空,洞视百方;北极钩陈而并华盖,南翔太丹而栖火夏;东之通阳之霞,西薄寒穴之野;日月所不逮,星汉所不与;其上无复物,其下无复底。臣之所识,如愧不足以酬广矣。

最末一句“不可化以致道”,微微透出小编的主见。

王子乔

王子乔者,周釐王太子也。好吹笙作凤凰鸣。游伊洛之间,道士浮丘公,接以上九华山,三十余年。后求之于山,见桓良曰:“告作者家,7月17日待小编于缑氏山头。果乘白鹤,驻山岭。望之不到,举手谢时人,数日而去。后立祠于缑氏及龙虎山。

△祖洲


王子乔者,姬泄心太子也。好吹笙作凤凰鸣。游伊洛之间,道士浮丘公,接以上武夷山,三十余年。后求之于山,见桓良曰:「告笔者家,十月三日待笔者于缑氏山头。果乘白鹤,驻山岭。望之不到,举手谢时人,数日而去。后立祠于缑氏及泰山。

凤纲

祖洲近在南海个中,地点五百里,去西岸70000里。上有不死之草,草形如菰苗,长征三号四尺。人死者以草覆之,皆当时活也。服之令人毕生。昔嬴政苑中多枉死者,横道有鸟如乌状,衔此草覆死人面,当起坐而自活也。有司闻奏,始皇遣使者赍草以问北郭鬼谷先生。鬼谷先生云:臣尝闻南海祖洲上有不死之草,生琼田内,或名称为养神芝,其叶似菰苗,丛生,一株可活一位。始皇于是慨然言曰:可采得之不?乃使使者徐福,发童男童女各三百人,率载楼船等入海寻祖洲,遂不返。福,道士也,字君房,后亦得道。

“云中君,字君房,不知何许人也。赵正时。大宛中多枉死者横道,数有鸟衔草,覆死人面,皆马上活。有司奏闻始皇,始皇使使者赉此草,以问北郭鬼谷先生。云是南海中祖洲上不死之草,生琼田中,一名养神芝,其叶似菰,生不丛,一株可活千人。”

凤纲

凤纲者,渔阳人也。常采百草花,以水渍封泥之。自征月始,尽三月末止,埋之百日,煎九火。卒死者,以药内口中,皆立活。纲平常衣裳此药,至数百岁不老。后入地肺山中仙去。

△瀛洲

“秦皇时,大宛中多枉死者横道,有鸟御草以覆死人面,遂活。有司上闻,始皇遣使赉草以问先生。先生曰:“巨海之中有十洲,曰祖洲、瀛洲、玄洲、炎洲、长洲(长洲二字原缺,据黄本补)元洲、流洲、光生洲、凤麟洲、聚窟洲、此草是祖洲不死草也。生在琼田中,亦名养神芝。其叶似菰,不丛生,一株可活千人耳。”

凤纲者,渔阳人也。常彩百草花,以水渍封泥之。自三微月始,尽二月末止,埋之百日,煎九火。卒死者,以药内口中,皆立活。纲平常服装此药,至数百岁不老。后入地肺山中仙去。

琴高

瀛洲在黄海域中,地方伍仟里,大约是对会稽郡,去西岸七100000里,上生神芝仙草,又有玉石,高且千丈,出泉如酒水味,名之为玉醴泉,饮之数升辄醉,令人一辈子。洲上多仙家,民俗似吴中,山川如神州也。

在太平广记中,徐福及鬼谷先生条款同期引述了秦始皇赉草问鬼谷的史事,由此启示大家,在做笔记小说时,实际上正是选定三个大旨,然后广纳唇亡齿寒条约(日常笔记,别人笔记,正野史等等),合而为综合,同期在此之上可做发挥创立。

琴高

琴高者,赵人也,以鼓琴为宋康王舍人。行涓、彭之术,浮游明州涿郡间,二百多年。后辞入涿水中取龙子,与徒弟期之曰:“皆洁斋,候于水旁,设祠屋。”果乘赤鲤来,坐祠中,且(且原香柚,据明抄本改)有万人观之。留四月余,复入水去。

△玄洲


琴高者,赵人也,以鼓琴为宋康王舍人。行涓、彭之术,浮游凉州涿郡间,二百年。后辞入涿水中取龙子,与徒弟期之曰:「皆洁斋,候于水旁,设祠屋。」果乘赤鲤来,坐祠中,且(且原著旦,据明抄本改)有万人观之。留七月余,复入水去。

鬼谷先生

玄洲在楚科奇海里头戍亥之地,地方九千二百里,去南岸三十60000里。有太玄都,仙伯真公所治。多丘山,又有风。山多风,气响雷电。对天西南门,上多太玄仙官,仙官皇宫各异。饶金石紫芝,又是八天所治之处。

“臣国此去三九万里,常占东风入律,百旬不休;青云干吕,连月不散者。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将有好道之君矣。小编国君将仰中国土木工程集团而慕道风,薄金玉而厚灵物。”

鬼谷先生

鬼谷先生,唐曼旗时人,隐居鬼谷,因为其号。先生姓王名利,亦居清溪山中。张仪、苏秦,从之学驰骋之术。二子欲驰骛诸侯之国,以智诈相倾夺,不可化乃至道。夫至道玄微,非下才得仓促而传。先生痛其道废绝,数对苏、张涕泣,然终不能够寤。苏、张学成别去,先生与叁只履,化为犬,北引二子即日到秦矣。先生凝神守一,朴而不露。在世间数百岁,后不知所之。秦皇时,大宛中多枉死者横道,有鸟御草以覆死人面,遂活。有司上闻,始皇遣使赉草以问先生。先生曰:“巨海之中有十洲,曰祖洲、瀛洲、玄洲、炎洲、长洲(长洲二字原缺,据黄本补)元洲、流洲、光生洲、凤麟洲、聚窟洲、此草是祖洲不死草也。生在琼田中,亦名养神芝。其叶似菰,不丛生,一株可活千人耳。

△炎洲

好一个“东风入律”,好二个“青云干吕”。

鬼谷先生,晋哀侯时人,隐居鬼谷,因为其号。先生姓王名利,亦居清溪山中。苏秦、孙膑,从之学驰骋之术。二子欲驰骛诸侯之国,以智诈相倾夺,不可化以致道。夫至道玄微,非下才得仓促而传。先生痛其道废绝,数对苏、张涕泣,然终无法寤。苏、张学成别去,先生与八只履,化为犬,北引二子即日到秦矣。先生凝神守一,朴而不露。在下方数百岁,后不知所之。秦皇时,大宛中多枉死者横道,有鸟御草以覆死人面,遂活。有司上闻,始皇遣使赉草以问先生。先生曰:「巨海之中有十洲,曰祖洲、瀛洲、玄洲、炎洲、长洲(长洲二字原缺,据黄本补)元洲、流洲、光生洲、凤麟洲、聚窟洲、此草是祖洲不死草也。生在琼田中,亦名养神芝。其叶似菰,不丛生,一株可活千人耳。

萧史

炎洲在戴维斯海峡中,地方二千里,去北岸八万里。上有风生兽,似豹,青绿,大如狸。张网取之,积薪数车以烧之,薪尽而兽不燃,灰中而立,毛亦不焦。斫刺不入,打之如皮囊,即以铁追锻其头数千下乃死,而张口向风,弹指复活,以石上山菖蒲塞其鼻即死。取其脑和黄花服之,尽十斤得寿五百余年。又有火林山,山中有火光兽,大如鼠,毛长征三号四寸,或赤或白。山可三百里许,晦夜尝见此山林,乃是此兽光照,状如火光相似。取其兽毛以缉为布,时人号为火浣布也。国人服装之,若有肮脏,以灰汁浣之,终不整洁。唯以烧饼两食久,振摆之,其垢自落,洁白如雪。亦多仙家居处。


【美高梅4858com】阅读笔记,古典管军事学之太平广记。萧史

萧史不知得道时期,貌如二十许人。善吹箫作鸾凤之响。而琼姿炜烁,黑风婆超迈,真天人也。混迹于世,时莫能知之。秦穆公有女弄玉,善吹箫,公以弄玉妻之。遂教弄玉作凤鸣。居十数年,吹箫似凤声,凤凰来止其屋。公为作凤台。夫妇止其上,不饮不食,不下数年。一旦,弄玉乘凤,萧史乘龙,升天而去。秦为作凤女祠,时闻箫声。今洪州西山绝顶,有箫史仙坛石室,及岩屋真像存焉。莫知时期。

△长洲

“鸟徘徊空中,故堕三翮,使者得之以进。始皇素好神明之道,闻其转移,颇有忏悔。今谓之落翮山,在咸阳界,乡友祠之不绝。”

萧史不知得道时期,貌如二十许人。善吹箫作鸾凤之响。而琼姿炜烁,风岳母超迈,真天人也。混迹于世,时莫能知之。秦穆公有女弄玉,善吹箫,公以弄玉妻之。遂教弄玉作凤鸣。居十数年,吹箫似凤声,凤凰来止其屋。公为作凤台。夫妇止其上,不饮不食,不下数年。一旦,弄玉乘凤,萧史乘龙,升天而去。秦为作凤女祠,时闻箫声。今洪州西山绝顶,有箫史仙坛石室,及岩屋真像存焉。莫知时期。

徐福

长洲一名青丘,在南海辰巳之地。地点伍仟里,去岸二100000里。滁州山川,又多大树。树乃有二千围者。一洲之上,专是林木,故一名青丘。天有仙草灵药,甘液玉英,又有风山,山恒震声。有紫府宫,天真仙女游于此地。

如之“三翮”,极尽傲娇态也。

徐福

云中君,字君房,不知何许人也。

△元洲


云中君,字君房,不知何许人也。

秦始皇时,大宛中多枉死者横道,数有鸟衔草,覆死人面,皆立刻活。有司奏闻始皇,始皇使使者赉此草,以问北郭鬼谷先生。云是爱琴海中祖洲上不死之草,生琼田中,一名养神芝,其叶似菰,生不丛,一株可活千人。始皇于是谓可索得,因遣福及童男小孩子女各3000人,乘楼船入海。寻祖洲不返,后不知所之。

元洲在北海中,地方两千里,去南岸100000里。上有五芝玄涧,涧水如蜜浆,饮之长生,与天地相毕。服此五芝,亦得长生不死。上多仙家。

“李翰林!”
丹丘子大叫了一声,满脸惊叹和欢畅,连喊声都沙哑了,却仍大笑问道:“李白!可有佳句也无?”

赵正时,大宛中多枉死者横道,数有鸟衔草,覆死人面,皆立刻活。有司奏闻始皇,始皇使使者赉此草,以问北郭鬼谷先生。云是南海中祖洲上不死之草,生琼田中,一名养神芝,其叶似菰,生不丛,一株可活千人。始皇于是谓可索得,因遣福及童男小孩子女各贰仟人,乘楼船入海。寻祖洲不返,后不知所之。

逮沈羲得道,黄老遣福为使者,乘青龙车,度世君司马生乘龙车,大将军薄延之乘白鹿车,俱来迎羲而去。由是后人知福得道矣。

△流洲

“风雷四塞君不见,愿作阳台一段云。”
李拾遗将近日声闻景况随口占得两句,笑着前行执手。

逮沉羲得道,黄老遣福为使者,乘青龙车,度世君司马生乘龙车,侍中薄延之乘白鹿车,俱来迎羲而去。由是后人知福得道矣。

又唐开元中,有士人患半身枯黑,御医张尚容等不能够知。其人聚族言曰:“形体如是,宁可久耶?闻大海中有佛祖,正当求仙方,可愈此疾。”宗族留之不足,因与侍者,赉粮至登州大海侧,遇空舟,乃赉所携,挂帆随风。可行十余日,近一孤岛,岛上有数百人,如朝谒状。瞬至岸,岸侧有妇女洗药,因问彼皆何者。妇人指云:“中央床坐,须鬓白者,徐君也。”又问徐君是哪个人。妇人云:“君知赵正时云中君耶?”曰:“知之。”“此则是也。”

流洲在西海中,地点三千里,去东岸十100000里。上多丘陵积石,名叫昆吾。冶其石成铁作剑,光明洞照,如水精状,割玉如泥。亦多仙家。

如上部分摘自张大春《大唐李供奉.凤凰台》。

又唐开元中,有士人患半身枯黑,御医张尚容等不可能知。其人聚族言曰:「形体如是,宁可久耶?闻大海中有神明,正当求仙方,可愈此疾。」宗族留之不足,因与侍者,赉粮至登州大海侧,遇空舟,乃赉所携,挂帆随风。可行十余日,近一孤岛,岛上有数百人,如朝谒状。弹指至岸,岸侧有妇女洗药,因问彼皆何者。妇人指云:「宗旨床坐,须鬓白者,徐君也。」又问徐君是何人。妇人云:「君知秦始皇时云中君耶?」曰:「知之。」「此则是也。」

顷之,众各散去,某遂登岸致谒,具语开始和结果,求其医理。徐君曰:“汝之疾,遇自个儿即生。”初以美饭哺之,器械皆奇小,某嫌其薄。君云:“能尽此,为再飨也,但恐不尽尔。”某连啖之,如数瓯物致饱。而饮亦以一小器盛酒,饮之致醉。

△生洲

中午来看这一段的时候,心底似有一番劫难,遂火速忙抄录下来。

顷之,众各散去,某遂登岸致谒,具语源委,求其医理。徐君曰:「汝之疾,遇自己即生。」初以美饭哺之,装备皆奇小,某嫌其薄。君云:「能尽此,为再飨也,但恐不尽尔。」某连啖之,如数瓯物致饱。而饮亦以一小器盛酒,饮之致醉。

前些天,以黑药数丸令食,食讫,痢黑汁数升,其疾乃愈。某求住奉事。徐君云:“尔有禄位,未宜即留,当以东风相送,无愁归路遥也。”复与黄药一袋,云:“此药善治一切病,还遇疾者,能够刀圭饮之。”

美高梅4858com ,生洲在南海丑寅之间,接蓬莱七捌仟0里,地点二千五百里,去西岸二十一千0里。上有仙家数万。天气安定谐和,芝草常生,地无寒暑,安养万物。亦多丘陵、仙草、众芝。一洲之水,味如饴酪。至良洲者也。

“风雷四塞君不见”一句,鲜明是我生面别开,为产生小说文意贯通而“杜撰”出来的。后句“愿作阳台一段云”则来自诗仙一首乐府诗《捣衣歌》中的最末一句。大致类似的整合能够得逞的传达“青莲居士式Haoqing”,许多看客因而而大快人心李太白以致背后的张大春先生笔法之传神,而本身的思路却独独被诗句背后的逸事所拖累。

翌日,以黑药数丸令食,食讫,痢黑汁数升,其疾乃愈。某求住奉事。徐君云:「尔有禄位,未宜即留,当以东风相送,无愁归路遥也。」复与黄药一袋,云:「此药善治一切病,还遇疾者,能够刀圭饮之。」

某还,数日至登川,以药奏闻。时玄宗令有疾者服之,皆愈。(出《仙传拾遗》及《广异记》)

△凤麟洲

平台是什么看头啊?难道李供奉那么些时期已经有今世人那样“废物点心”式的建筑风格了?假使果然如此的话,那那最末一句的意境实在是有一点局促。宋子渊《高唐赋》:“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以下。”后以孩子欢会之所为阳台。看来“阳台”,“一段云”都非轻巧的“情怀”所趣,实是有所暗意。吟哦既罢,果有“痴情”之意蕴藉当中。综上说述李十二之Haoqing通景,禀赋超过常人。

某还,数日至登川,以药奏闻。时玄宗令有疾者服之,皆愈。(出《仙传拾遗》及《广异记》)

金母元君大使

凤麟洲在西公里头,地点一千五百里。洲四面弱水绕之,鸿毛不浮,不可越也。洲上多凤麟数万,各各为群。又有山川池泽及神药百种,亦多仙家。煮凤喙及麟角合煎作胶,名之为续弦胶,或名连金泥。此胶能续弓弩已断之弦,连刀剑断折之金,更以胶延续之处,使力士掣之,他处乃断,所续之际终无所损也。天汉四年,帝幸波弗特海祠躭山。二月西君主使至,献灵胶四两及吉光毛裘。武帝受以付外库,不知胶、裘二物之妙用也。感觉西国虽远,而上贡者不奇,稽留使者未遣。久之,武帝幸华李丰,射虎而弩弦断,使者从驾,又上胶一分,使口濡以续弩弦。帝惊曰,异物也。乃使武士数人,共对掣引,整日不脱,如未续时。其胶色青如碧玉,吉光毛裘深藕红,盖神马之类也。裘入水数日不濡,入火不焦。帝于是乃悟,厚谢使者而遣去。又益思方朔之远见。週穆王时,西胡献昆吾刀及夜光常满杯。刀长一尺,杯受三升。刀切玉如切泥,杯是米饭之精,光明照夜。冥夕出杯于中庭以向天,比明而水以满杯中,汁甘而香美,斯实灵人之器。秦始至时,西胡献切玉刀,无复常满杯耳。如此胶之所出,从凤麟洲来;剑之所出,从流洲来,并是西海中享有也。

尝听人说:李白的诗不可学,天资培养;杜诗可以学,精耕细作。小编感觉,不管是李供奉,依旧杜草堂,他们的诗都是“不可学”的。诗的魂本就必经之路,摹仿不得。果真有可借鉴之处,怕是只剩“皮毛”(情势)了。提到格局,很几个人都置之不顾。殊不知,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杂谈之方式就是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散文之身躯。

西姥大使

孝曹阿瞒天汉三年,帝巡南海,祠青城山,西王母遣使献灵胶四两,吉光毛裘。武帝以付外库,不知胶、裘二物之妙也,认为西国虽远,而贡者不奇,使者未遣之。帝幸华林苑,射虎兕,弩弦断。使者时随驾,因上言,请以胶一分,以口濡其胶,以续弩弦。帝惊曰:“此异物也。”乃使武士数人,对牵引之,整天不脱,胜未续时也。胶茶色,如碧玉。吉光毛裘黄白,盖神马之类。裘入水整日不沉,入火不焦。帝悟,厚赂使者而遣去。集弦胶出自凤驎洲,洲在西海中,地面正方,皆一千五百里,四面皆弱水绕之。上多凤驎,数万为群。煮凤喙及驎角,合煎作胶,名之“集弦胶”,一名“连金泥”。弓弩已断之弦,刀剑已断之铁,以胶一连,终不脱也。

△聚窟洲沧岛屿附

若果我们不明了“阳台”以及“一段云”是何指代。作者想大家也一致能够写出左近的诗句来。举个例子“寥落轻烟数笛声”、“愿逐落花一江水”、“扶摇凌云九重台”,相比较“愿作阳台一段云”却天冠地屦。为何叁个简便的“阳台”和“云”的意境能够那样勾人心肠呢?这种写法就是格局的一种,原诗并不是只是简短的写高耸阳台之上的片片朝云,由此打动读者的也就不单单是那么些景点了。

汉世宗天汉八年,帝巡黄海,祠青城山,王母娘娘遣使献灵胶四两,吉光毛裘。武帝以付外库,不知胶、裘二物之妙也,感觉西国虽远,而贡者不奇,使者未遣之。帝幸华林苑,射虎兕,弩弦断。使者时随驾,因上言,请以胶一分,以口濡其胶,以续弩弦。帝惊曰:「此异物也。」乃使武士数人,对牵引之,终日不脱,胜未续时也。胶深巴黎绿,如碧玉。吉光毛裘黄白,盖神马之类。裘入水整天不沉,入火不焦。帝悟,厚赂使者而遣去。集弦胶出自凤驎洲,洲在西海中,地面正方,皆一千五百里,四面皆弱水绕之。上多凤驎,数万为群。煮凤喙及驎角,合煎作胶,名之「集弦胶」,一名「连金泥」。弓弩已断之弦,刀剑已断之铁,以胶再三再四,终不脱也。

月支使者

聚窟洲在西海中申未地,地方两千里,南接昆仑二十七万里,去东岸二十60000里。上多佛祖灵官,宫第比门,更仆难数。及有刚果狮、辟邪、凿齿、天鹿、长牙铜头铁额之兽。洲上有大山,形似人鸟之象,因名之为人鸟山。山专多大树,与枫木相类,而林芳叶香,闻数百里。此为反魂树,亦能自作声,如群牛吼,闻之者皆心振神骇。伐其木根,置于玉釜中煮取汁,更微火煎如黑饧状,令可丸之,名曰惊精香,或名之为振灵丸,或名之为返生香,或名之为振檀香,或名之为人鸟精,或名之为却死香。一种六名,斯灵物也。香气闻数百里。死者在地闻香味,乃却活,不复亡也。以香薰死人,尤其神验。如此之后延和八年,武帝幸安定。西胡月支国君遣使献香四两,大如雀卵,黑如桑果。帝以其非华夏富有,以付外库。又献猛兽七只,形如五六十八日犬子,大似狸而色黄,命国使以呈帝,帝见使者抱之,其以羸细秃悴,怪其贡之非也。问使者:此小物可弄,何谓猛兽?使者对曰:夫威加于百禽者,不必计之以大小。是以神麟故为巨象之王,鸾凤必为大鹏之宗,百足之虫制于珣,亦不在于巨细也。臣国去此三玖仟0里。国有常占东风入律,百旬不休上位干吕,连月不散者,当知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将有好道之君。笔者王固将贱儒墨而贵道德,薄金玉而厚灵物也。故搜奇蕴贡神香,步天林而请猛兽,乘毳车而济弱渊,策骥足以度飞沙。契阔途遥,艰难蹊路到现在,已十八年矣。香神起妖残之死疾,猛兽却百邪之魅鬼。夫此二物,实是养身之要,助政平化。岂图国王反不知真乎?是臣国占风之谬矣!明日仰鉴天姿,亦乃非有道之君也。眼多视则淫色,口多言则犯难,身多动则淫贼,心多饰则奢华。未有用此四者而成全世界之治也。武帝忿然不平,又问使者:猛兽何方而伏百禽?食啖何物?膂力何比?其所生何乡耶?使者曰:猛兽所出,或出昆仑,或生玄圃,或生聚窟,或生天露,其寿不赀,食气饮露,解人言语,仁惠忠恕,当其仁也;保养蠢动,不犯虎豹以下,当其威也;一声叫发,千人伏息,牛马恐骇,惊断絙系,武士奄忽,失其势力,当其神也;立兴风波,吐嗽雨水,百邪迸走,蛟龙腾蛇,附处于太上之厩,役御克鲁格狮,名曰猛兽。盖神化无常,能为大禽之宗主,乃玃天之元王,辟邪之长兽者也。灵香即虽少,斯更生之神物也。疫病灾死者,将能起之,乃闻香气者即活也。芳又特甚,故难歇也。于是帝使使者令猛兽发声试听之。使者乃指兽,命发一声。兽舐脣持久,忽叫如天天津大学学雷声霹雳,又两目頠磹交光,精气冲天,持久方止。帝立即颠蹶,掩耳振动,无法自止。时卫者武士虎贲,俱失仗伏地,诸内外牛马犬豕之属,皆绝绊离系,惊骇放荡,久许而定。帝忌之,因以此兽付上林苑,令虎食之。于是虎闻兽来,乃相屈群集,如死虎伏。兽入苑,径上虎头溺虎口,去十步已来,顾视虎,虎辄闭目。帝恨使者言不逊,欲收之。明天,失使者及猛兽所在。遣四出寻讨,不知所止。到后元封元年,长安城内伤者数千百,亡者太半。帝试取月支神香烧之于城内,共死未31日者皆活,芳气经2月不歇。于是信知其神物也。乃更秘录者,复一旦又失之,检函封印如初,无复香也。帝逾懊恨不礼待于使者,益贵方朔之遗语。自愧求李少君之不勤,惭卫叔卿之复去。向使厚待使者,必有所益也。

附《捣衣篇》:

月支使者

汉延和七年春,武帝幸安定。西胡月支太岁遣使献香四两,大如雀卵,黑如桑泡儿。帝以香非炎黄所乏,以付外库。

沧岛屿在东西伯利亚海中,地点三千里,海四面绕岛,各五千里。水皆沧色,仙人谓之沧海者也。岛上专是大山积石,著名石象,八石:石脑、石桂英、流月、黄子、石胆之辈百馀种,皆生于岛,服之佛祖。外别有圆海绕山,圆水色正黑,谓之溟海。无风而洪波百丈,不可得往。上有九老丈人九天真王,盖太上真人之所居,唯飞仙能到其处耳。

闺里佳人年十馀,嚬蛾对影恨离居。

汉延和四年春,武帝幸安定。西胡月支君王遣使献香四两,大如雀卵,黑如桑葚。帝以香非中华所乏,以付外库。

又献猛兽七只,形如五六10日犬子,大如狸,其毛水绿。国使将以呈帝,帝见使者抱之以入,其气秃悴,尤怪其所贡之非。问使者曰:“此小物,何谓猛兽?”

◎三岛

忽逢江上春归燕,衔得云中尺素书。

又献猛兽三头,形如五六七日犬子,大如狸,其毛紫红。国使将以呈帝,帝见使者抱之以入,其气秃悴,尤怪其所贡之非。问使者曰:「此小物,何谓猛兽?」

行使对曰:“夫威加于百禽者,不必计其大小。是以神驎为巨象之王,凤凰为大鹏之宗,亦不在巨细也。臣国此去三八万里,常占东风入律,百旬不休;青云干吕,连月不散者。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将有好道之君矣。笔者国君将仰中国土木工程集团而慕道风,薄金玉而厚灵物。故搜奇蕴而索神香,步天林而请猛兽,乘肥车而济弱水,策骥足以度飞沙。契阔渠道,辛劳蹊路,到未来十两年矣。神香辟夭残之死疾,猛兽却百邪之魍魉。夫此二物者,实济众生之至要,助至化而太平。岂图天子,乃不知贵乎!是臣国占风之谬也。明天仰鉴天姿,乃非有道之君也。眼多视则贪恣,口多言则犯难,身多动则注贼,心多节则富华,未有用此四多,而全世界成治者也。”

△昆仑

玉手开缄长叹息,狂夫犹戍交广东。

行使对曰:「夫威加于百禽者,不必计其大小。是以神驎为巨象之王,凤凰为大鹏之宗,亦不在巨细也。臣国此去三九万里,常占东风入律,百旬不休;青云干吕,连月不散者。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将有好道之君矣。作者天皇将仰中国土木工程集团而慕道风,薄金玉而厚灵物。故搜奇蕴而索神香,步天林而请猛兽,乘肥车而济弱水,策骥足以度飞沙。契阔门路,艰难蹊路,到现在十两年矣。神香辟夭残之死疾,猛兽却百邪之魍魉。夫此二物者,实济众生之至要,助至化而太平。岂图君主,乃不知贵乎!是臣国占风之谬也。前天仰鉴天姿,乃非有道之君也。眼多视则贪恣,口多言则犯难,身多动则注贼,心多节则浮华,未有用此四多,而环球成治者也。」

帝默然不平。帝乃使使者敕猛兽发声,试听之。使者乃指兽,令发一声,兽舔唇长久,忽如天雷霹雳之响。又作,两目如礒磹之炎光,久乃止。

昆仑,一号曰昆仑。在西海戍地,挪新乡之亥地。位置一万里,去岸十一万里。又有弱水週回绕匝。新疆西临积石圃,东北濒北户之室,东南濒大活之井,西北至承渊之谷,此四角大山实昆仑之支辅也。积石圃南头是西灵圣母宫。西姥告週穆王云:山去建邺三十70000里,山高平地300006000里,上有三角山,方广万里,形如偃盆,下狭上海人民广播广播台,故曰金鸡岭三角。其一角干辰之辉,名曰阆风巅;其一角正西,名玄圃堂;其一角正东,名昆仑宫。其一角有积金为天墉城,面方千里。城上安金台五所,玉楼第十二所。其北户山、承渊山入有墉城,金台玉楼相映,如流精之阙,光碧之堂,琼华之室,紫翠丹房。景云烛日,硃霞九光,西姥之所治也,真官仙灵之所宗。上通璇玑,元气流布五常玉衡,理九天而调阴阳,品物群生,希奇杰出,皆在于此。天人济济,不可具记。此乃天地之根纽,万度之纲柄矣。是以太上名山鼎于方块,镇地理也;号天柱于珉城,象纲轮也。诸百川极深,水灵居之,其阴难到,故治无常处。非如丘陵而可得论尔。乃天地设位,物象之宜,上圣观方,缘形而著尔。乃处玄风于西极,坐王母于坤乡。昆吾镇在于流泽,东瀛植于碧津。离合火精,而光兽生于炎野;坎总众阴,是以仙都宅于小岛。艮位名山,蓬山镇于寅丑;巽体元女,养巨木于长洲。高风鼓于群龙之位,暢灵符于瑕丘。至妙玄深,幽神难尽测。真人隐宅,灵仙所在,六合之内,岂唯数处而已哉!此盖举其标末耳。臣朔所见不博,未能宣通金母元君及上元节妻子诏书。昔曾闻之于得道者,说此十洲大丘灵阜,皆是真仙隩墟,神官所治。其他山川万端,并无睹者矣。其第勒尼安国外又有锺山,在德雷克海峡之子地,隔弱水之北二万八千里,高200003000里,上方8000里,週旋30000里。自生千芝及人参四十余种。上有金台玉阙,亦元气之所舍,天帝君治处也。锺山之南有平邪山,北有蛟莲花山,西有郅草山,东有东木山。四山,锺山之枝干也。四山高锺山贰万里,宫城五所。如一登桑丹康桑雪山,下望见锺山耳。太姥山,帝君之城域也。又仙人出入道径,自一路从平邪新疆北入穴中,以致内长生岛中紫石室宫,九老仙都治处,仙官数万众。记之。

万里交河水北流,愿为双燕泛中洲。

帝默然不平。帝乃使使者敕猛兽发声,试听之。使者乃指兽,令发一声,兽舔唇悠久,忽如天雷霹雳之响。又作,两目如礒磹之炎光,久乃止。

帝立时颠蹶,掩耳振动,不能够(能原版的书文然。据明抄本、陈校本改)自止。侍者及(及原来的书文乃。据明抄本。陈校本改。)武士皆失仗。帝忌之,因以此兽付上林苑,令虎食之。虎见兽,皆相聚屈迹如也。

△方丈日本附

君边云拥青丝骑,妾处苔生红粉楼。

帝立刻颠蹶,掩耳振动,不可能(能原来的文章然。据明抄本、陈校本改)自止。侍者及(及原著乃。据明抄本。陈校本改。)武士皆失仗。帝忌之,因以此兽付上林苑,令虎食之。虎见兽,皆相聚屈迹如也。

帝恨使者言不逊,欲罪之。前几日,失使者及猛兽所在。

方丈洲在黄海中心东南东南岸正等。方丈面各伍仟里。上专是面龙所聚者。金玉琉璃之宫,四天司命所治之处。群仙若欲升天者,往来此洲,受太上玄生箓。仙家数九千0,琼田芝草课计顷亩,如种稻状。亦有石泉,上有九原丈人宫主,领天下水神及龙蛇巨鲸阴精水兽之辈。

楼上春风日将歇,什么人能揽镜看愁发?

帝恨使者言不逊,欲罪之。前天,失使者及猛兽所在。

至始元元年,京城大疫,死者太半,帝取月支神香烧之于城内,其死未十二二十二十八日者皆活。香气经10月不歇,帝信神香,乃秘录余香。一旦函检依然,而失香也。

日本在格陵兰海之东岸两千0里,复得碧海。海广狭浩汗,与合罗斯海等大,碧水既不咸苦,正作碧色,甘香味美。东瀛在碧海之中,地方万里。上有太上帝太真王父所治处。地多林木,叶皆如桑,又有椹子。树长者数千丈,径三千馀围。树两两同根偶生,更相依倚,是以名扶桑。仙人食其椹而连贯皆作葡萄紫,飞翔玄虚。其树虽大,其叶及椹如中夏桑也。但椹希而赤,魏忠贤毕生实耳,味绝甘香。地生紫芦枝玉,如诸夏之瓦石。真仙官变化万端,盖无形,有分形为百身十丈者。

晓吹员管随落花,夜捣戎衣向月球。

至始元元年,京城大疫,死者太半,帝取月支神香烧之于城内,其死未29日者皆活。香气经一月不歇,帝信神香,乃秘录余香。一旦函检依然,而失香也。

此香出于聚窟洲人鸟山,山上多树,与枫树相似,而香闻数里,名叫返魂树。亦能自作声,如群牛吼,闻之者心振神骇。伐其木根,于玉釜中煮取汁,更以微火熟煎之,如黑粒状,令可丸,名称为惊精香,或名振灵丸,或名返生香,或名振檀香,或名却死香,一种六名。斯实灵物也。

△蓬丘

月亮高高刻漏长,真珠帘箔掩兰堂。

此香出于聚窟洲人鸟山,山上多树,与枫树相似,而香闻数里,名称叫返魂树。亦能自作声,如群牛吼,闻之者心振神骇。伐其木根,于玉釜中煮取汁,更以微火熟煎之,如黑粒状,令可丸,名称叫惊精香,或名振灵丸,或名返生香,或名振檀香,或名却死香,一种六名。斯实灵物也。

卫叔卿

蓬丘,蓬莱山是也。对加利利海之西北岸,週回六千里。北到锺山北阿门外,乃天帝君总九天之维,贵无比焉。山源週回,具有四城,当中高山小心,有似于昆仑也。昔禹治内涝既毕,乃乘?车度弱水而到此山,祠上帝于北阿,归大功于太空。又禹经诸五岳,使工刻石识其里数高下,其字科斗书,非汉人所晓。今丈尺里数皆禹时书也。不但刻劘五岳,诸名山一律。其所刻之处独高耳。今书是臣朔所具见。其西灵圣母所道诸灵薮,禹所不履,唯书中夏之名山耳。臣先师谷希子者,太上真官也。昔授臣昆仑、锺山、蓬莱山及神洲真形图,昔来入汉,留以寄所知故人。此书又尤重于五岳真形图矣。昔也传受年限正同耳。皇帝好道思微,甄心内向,天尊下跌,并受传宝秘。臣朔区区,亦何嫌惜而不上有所哉?然术家幽事,道法隐衷。某师云,师术泄则事多疑,师显则妙理散,愿且勿宣臣之言意也。武帝欣闻至说,二〇一八年,遂复从受诸真形图。常带之,则候八节常朝拜灵书,求脱屐焉。朔谓好笑,都虚其心,故弄万乘,傲公侯,不可得而老师和朋友,不可得而喜怒,故武帝不能够尽至理于此人矣。

横垂宝幄同心结,半拂琼筵苏合香。

卫叔卿

卫叔卿者,河源人也。服云母得仙。

古典医学原来的作品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转发请申明出处

琼筵宝幄连枝锦,灯烛荧荧照孤寝。

卫叔卿者,乐山人也。服云母得仙。

汉仪凤二年,十7月乙未,孝武太岁闲居殿上,忽有壹位乘云车,驾白鹿,从天而落,来集殿前。其人年可三十许,色如小伙子,羽衣星冠。帝乃惊问曰:“为何人?”答曰:“吾韶关卫叔卿也。”帝曰:“子要是茂有名的人,乃朕臣也,可前共语。”叔卿本意谒帝,谓帝好道,见之必加优礼。而帝今云是朕臣也,于是大失望,默然不应。忽焉不知所在。

有便凭将金剪刀,为君留下相思枕。

汉仪凤二年,十一月庚寅,孝武国王闲居殿上,忽有一个人乘云车,驾白鹿,从天而降,来集殿前。其人年可三十许,色如小孩子,羽衣星冠。帝乃惊问曰:「为什么人?」答曰:「吾舟山卫叔卿也。」帝曰:「子尽管维也纳人,乃朕臣也,可前共语。」叔卿本意谒帝,谓帝好道,见之必加优礼。而帝今云是朕臣也,于是大失望,默然不应。忽焉不知所在。

帝甚悔恨,即遣使者梁伯至马尼拉,推求叔卿,不得见。但见其子名度世,就要还见。帝问云:“汝父今在何所?”对曰:“臣父少好仙道,尝服药导引,不交世事,委家而去,已四十余年。云当入药王山也。”帝即遣使者与度世共之毛公山,求寻其父。到山下欲上,辄火,不能够上也。

摘尽庭兰不见君,红巾拭泪生氤氲,

帝甚悔恨,即遣使者梁伯至天津,推求叔卿,不得见。但见其子名度世,将要还见。帝问云:「汝父今在何所?」对曰:「臣父少好仙道,尝服药导引,不交世事,委家而去,已四十余年。云当入雁门关也。」帝即遣使者与度世共之关门山,求寻其父。到山下欲上,辄火,不可能上也。

积数十七日,度世谓使者曰:“岂不欲令小编与客人俱往乎。”乃斋戒独上。

新岁若更征边塞,愿作阳台一段云。

积数二十一日,度世谓使者曰:「岂不欲令笔者与旁人俱往乎。」乃斋戒独上。

未到其岭,于绝岩以下,望见其父,与数人博戏于石上。紫云蔚蔚于其上,白玉为床,又有数仙童执幢节,立其后。度世望而载拜。

未到其岭,于绝岩以下,望见其父,与数人博戏于石上。紫云蔚蔚于其上,白玉为床,又有数仙童执幢节,立其后。度世望而载拜。

叔卿曰:“汝来何为?”

叔卿曰:「汝来何为?」

度世曰:“帝甚恨今天仓卒,不得与父言语,今故遣使者梁伯,与度世共来,愿更得见父也。”

度世曰:「帝甚恨明日仓卒,不得与父言语,今故遣使者梁伯,与度世共来,愿更得见父也。」

叔卿曰:“前为太上所遣,欲诫帝以大灾之期,及救危厄之法,国祚可延。而强梁自贵,不识真道,而反欲臣小编,不足告语,是以去耳。今当与水泥灰太乙共定天元,吾终不复往耳。”

叔卿曰:「前为太上所遣,欲诫帝以大灾之期,及救危厄之法,国祚可延。而强梁自贵,不识真道,而反欲臣我,不足告语,是以去耳。今当与紫蓝太乙共定天元,吾终不复往耳。」

度世曰:“不审向与父并坐是何人也?”

度世曰:「不审向与父并坐是什么人也?」

叔卿曰:“洪崖先生、许由、巢父、火低公、飞黄子、王子晋、薛容耳。今世向大乱,天下无聊,后数百余年间,土灭金亡。汝归,当取吾斋室西北隅大柱下玉函,函中有神素书,取而按方合服之,一年恐怕乘云而行。道成,来就吾于此。勿得为汉臣也,亦不复为语帝。”

叔卿曰:「洪崖先生、许由、巢父、火低公、飞黄子、王子晋、薛容耳。今世向大乱,天下无聊,后数百余年间,土灭金亡。汝归,当取吾斋室西南隅大柱下玉函,函中有神素书,取而按方合服之,一年大概乘云而行。道成,来就吾于此。勿得为汉臣也,亦不复为语帝。」

度世于是拜辞而去,下山见梁伯,不告所以。梁伯意度世必有所得,乃叩头于度世,求乞道术。

度世于是拜辞而去,下山见梁伯,不告所以。梁伯意度世必有所得,乃叩头于度世,求乞道术。

第一度世与之共行,见伯情行温实,乃以语之。梁伯但不见柱下之神方耳。后掘得玉函,封以飞仙之香,取而饵服。乃五色云母,遂合药服之,与梁伯俱仙去。留其方与子,而世人多有得之者。

率先度世与之共行,见伯情行温实,乃以语之。梁伯但不见柱下之神方耳。后掘得玉函,封以飞仙之香,取而饵服。乃五色云母,遂合药服之,与梁伯俱仙去。留其方与子,而世人多有得之者。

张楷

张楷

张楷字公超,有道术,居莫干山谷中。能为五里雾。有玉诀金匮之学,坐在立亡之道。人学其术者,填门如市,故云雾市。今武陵源有任伟谷焉。

张楷字公超,有道术,居龙山谷中。能为五里雾。有玉诀金匮之学,坐在立亡之道。人学其术者,填门如市,故云雾市。今黄山有任伟谷焉。

阳翁伯

阳翁伯

阳翁伯者,卢龙人也,事亲以孝。葬父母于无终山,山高八十里,其上无水。翁伯庐于墓侧,昼夜号恸,神仙感之,出泉于其墓侧。因引水就官道,以济行人。尝有饮马者,以白石一升与之,令翁伯种之,当生美玉。果生白璧,长二尺者数双。二10日,忽有青童乘虚而至,引翁伯至海上仙山,谒群仙。曰:“此种玉阳翁伯也。”一仙人曰:“汝以孝于亲,神真所感,昔以玉种与之,汝果能种之。汝当夫妇俱仙,今此宫即汝他日所居也。天帝将巡省于此,开礼玉十班,汝可致之。”言讫,使仙童与俱还。翁伯以礼玉十班,以授仙童。北平徐氏有女,翁伯欲招亲。徐氏谓媒者曰:“得白璧一双可矣。”翁伯以白璧五双,遂婿徐氏。数年,云龙下迎,夫妇俱升天。今谓其所居为玉田坊。翁伯仙去后,子孙立大石柱于田中,以纪其事。

阳翁伯者,卢龙人也,事亲以孝。葬父母于无终山,山高八十里,其上无水。翁伯庐于墓侧,昼夜号恸,佛祖感之,出泉于其墓侧。因引水就官道,以济行人。尝有饮马者,以白石一升与之,令翁伯种之,当生美玉。果生白璧,长二尺者数双。十二日,忽有青童乘虚而至,引翁伯至海上仙山,谒群仙。曰:「此种玉阳翁伯也。」一仙人曰:「汝以孝于亲,神真所感,昔以玉种与之,汝果能种之。汝当夫妇俱仙,今此宫即汝他日所居也。天帝将巡省于此,开礼玉十班,汝可致之。」言讫,使仙童与俱还。翁伯以礼玉十班,以授仙童。北平徐氏有女,翁伯欲表白。徐氏谓媒者曰:「得白璧一双可矣。」翁伯以白璧五双,遂婿徐氏。数年,云龙下迎,夫妇俱升天。今谓其所居为玉田坊。翁伯仙去后,子孙立大石柱于田中,以纪其事。

古典管理学原来的书文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转发请注解出处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